张晓春:看病要慢慢来 急不得

周一是个让人堵心的日子,不但交通堵,医院也往往人满为患。

早上8点钟,北大第一医院门诊楼已经熙熙攘攘。但泌尿二诊室外,等着找张晓春医生看病的人却不是特别多。“张大夫的号一上午就挂15个,我半夜3点半来的,这不,才挂上。”1号患者道出其中缘由。

张晓春,北大泌尿外科主任医师,泌三病房的结石专家,内部称号“春老”。


“我是全科看病最慢的大夫”

作为结石专家,张晓春大夫一直保持着全科的一项记录:看得最慢的大夫。近日记者跟随张大夫出诊,亲眼目睹了他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一位60多岁的老大爷走进诊室。“您好啊,哪里不舒服?”张晓春大夫温文尔雅,一口京腔。

“我体检时候发现左肾里面长了一个结石,我老想把它鼓捣出来……”老人递上在另外一家医院的检查报告单。张大夫笑笑,把CT放在灯箱上,仔细看了看。

“您这结石不大,0.6(厘米),位置也不碍事,没事儿。平时多喝点水,多活动活动。”

老人显然不放心:“我不需要检查检查吗?”

“可以给您开个CT,对我来说太简单了,但我觉得,这石头对您没影响,还得受放射线照,不合算。”

“可我……就想把它鼓捣出来……我不需要做手术?”

“不需要,您这个结石位置在肾的边上,不堵道,您又没有肾积水,没事干嘛手术啊,手术很伤人的。” 他随手拿过桌上的挂号条,在背面飞快地画了一个蚕豆形状的肾,然后在边缘位置点了个小点,“结石在这,离肾盂还有输尿管还远着呢。不过,您如果非要再做检查,确定是结石,我也不建议做(手术);如果别人要给您做,我也建议您别听!”

张大夫顺便拿起患者的体检报告看了看,开着玩笑:“您这身体够好的了,比我强。到一定岁数啊,身体可能有些症状,多数情况下和结石没关系。”

“好好好!您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大爷很满意,张大夫还继续叮嘱:“结石这东西,从没有到有,时间可能比较长,但是一旦长了,从小变大,可就快多了。所以平时要多喝水,3个月来复查一次。”

大爷满意地走了。看看时间,9分钟。

从早上8点开始出诊到11点50下班,230分钟,18个病人(包括3个手术后来开药加号的),平均每个病人的问诊时间是12.8分钟,最长一位,记者注意到,整整19分钟。

对许多人来说,挂别人一个300块钱的特需号,也许还达不到这个时间长度。

他说,现在患者挂一次号不容易,像前面的号,都是通宵排队,尤其不少患者还来自外地,所以他尽可能解决患者的疑问。

前列腺炎是男性中的一种常见病、多发病,对男性健康危害很大,可是发病机理很大程度上却跟生活方式不健康有关,心理治疗、精神治疗效果高于药物治疗,所以遇到这样的患者,他都要不厌其烦地说。“现在外面的私人诊所老吓唬人,我多说点,患者上当的几率就少点。”

“其实很多时候,患者开口说那么一两句,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但我还得让他说,跟他说。”


技术精湛的结石专家

1987年,结束了在北京医科大学6年的学习,张晓春进入北大医院,从此和泌尿外科结下了不解之缘。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当时的北京大学泌尿外科研究所所长那彦群教授在国内率先开展了应用腹腔镜诊断和治疗泌尿外科疾病的临床研究。张晓春与那教授一起,做了大量的科研和临床实践。

“那是一段令人难忘的日子”。他回忆说,当时没有现在这么好的学习和科研条件,一切资料都来自于文献,来自于图书馆。经常是在国外的文献上看到相关的术式后,他再按照文章内容,一步步试验,说得不明白的地方,还得依靠自己上百次的摸索和尝试。在那彦群教授的带领下,他们成功将腹腔镜应用于泌尿外科进行肾切除、肾囊肿去顶、肾上腺肿瘤切除等,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一次,有位40多岁的中年男性因为肾积水就诊,CT上显示输尿管有充盈缺损,怀疑是输尿管肿瘤。张晓春阅过片后,觉得不像典型的输尿管癌,于是建议患者加做逆行造影,结果提示可能是输尿管息肉。对该患者的治疗意见在查房时也有了分歧:部分医生认为是癌,主张切肾;部分医生认为是息肉;还有难以表态的。这时张晓春做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决策,他决定行输尿管切除再吻合,将切除物送冰冻病理,若为良性就关切口,若为恶性就行肾切除。实践证明,患者的疾病性质是息肉。张晓春的决定为患者保住了肾脏,患者及家属对张晓春感激不尽。

泌尿系结石是泌尿外科的常见病之一,我国是世界上3大结石高发区之一。张晓春尤为擅长B超引导下I期经皮肾镜取石术,在他的带领下,科内经皮肾镜手术发展得十分迅速,患者的恢复时间、住院时间不断缩短,结石取净率不断提高,诊疗质量不断刷新着一个又一个崭新的高度。他做的经皮肾镜手术又快又好:多余的动作一个都没有,到位的操作则每一步都精确定位到毫米,手术时间精确到秒。除结石微创手术外,其他手术如经尿道前列腺增生电切、各种腹腔镜手术和肿瘤手术等,他都做得炉火纯青。


一个专业的“医疗咨询者”

作为国内最牛的泌尿外科的资深外科专家,张晓春却愿意将自己定位为“医疗咨询者”。

27年的医疗实践,对医学知识越来越深入的研究,他对于这门关乎人命的科学却越来越心存敬畏,对于生命的尊重,让他越来越谨慎。

“医疗上的事情有太多的不确定性,自认为最好的诊疗方案,最好的术式,实际上未必是最好的”,但是在他的能力范围内,他一定是把自己认为最好的解决方案交给患者。他说,他愿意做一名专业的“医疗咨询者”。

美国纽约东北部的撒拉纳克湖畔,一位不知名的特鲁诺医师的墓志铭镌刻着这样一行字:“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翻译成中文,就是“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科院院士、北京大学医学部主任韩启德教授也呼吁,在医疗高新技术迅猛发展的今天,“医学要回归人文”。一名优秀的医者,在治疗疾病的同时,要更多地去安慰患者,开导患者,给患者以抒发焦虑的机会。

张晓春,以自己的行动践行着这句闪耀着人文之光的铭言。


医生档案

张晓春

男,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副教授。

擅长治疗

膀胱镜、输尿管镜、输尿管软镜、肾镜取石、碎石手术,经尿道膀胱肿瘤、前列腺电切术,腹腔镜和腹膜后镜的肾囊肿去顶术、肾盂输尿管连接部成形术、肾切除术、肾癌根治术、肾部分切除术、肾上腺肿瘤切除术、前列腺癌根治术、膀胱全切术、隐睾探查术和输尿管切开取石术等。

兵器谱认证

尿路结石治疗

出诊时间

每周一全天

简介 

1987年7月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医学系(6年制),同年进入北京医科大学研究生院学习,1991年1月通过临床硕士论文答辩,提前半年获得临床硕士学位。2002年6月~2003年7月在美国中佛罗里达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学习1年。从事泌尿外科的医疗、教学和科研工作。能够熟练运用各种泌尿外科检查和治疗方法,擅长各种腔内泌尿外科诊断和治疗手术,例如膀胱镜、输尿管镜检查,经尿道膀胱肿瘤和前列腺的电切除,膀胱镜、输尿管镜、输尿管软镜、肾镜取石、碎石手术,腹腔镜和腹膜后镜的肾囊肿去顶术、肾盂输尿管连接部成形术、肾切除术、肾癌根治术、肾部分切除术、肾上腺肿瘤切除术、前列腺癌根治术、膀胱全切术、隐睾探查术和输尿管切开取石术等。主要的科研方向为泌尿系统结石病的诊断、治疗和预防。发表论文20余篇,参加书籍编写22部,翻译英文文献、书籍和各种资料约20万字。

Responsive image

北京拓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38145号-1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39号长新大厦6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