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志军:做手术看病是个良心活

紧身T恤,破洞牛仔裤,黑边眼镜,双臂抱胸懒洋洋地靠在座位上,酷酷的不说话。在一屋子讨论病例的白大褂、口罩、手术帽医生中,出现如此帅气的一个男人,实在无法和医生联系起来。

“他就是席志军,科研高手,手术也很牛。”身边一位熟人医生低声告密。

席志军,北大泌尿外科主任医师,内部称号——“席老”,标志性技术是,扩大范围淋巴清扫的膀胱癌根治术。

在北大泌尿外科这个以微创手术为主的科室里,有两位医生依然对开放式手术情有独钟,一位是何志嵩主任,另一位就是席志军,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喜欢“啃硬骨头”,钻研各种复杂难做的大手术, 其实是捡人家挑剩下不做的手术。


要不咱试试?

“要不咱试试?”

每次席志军对患者说这句话时,轻描淡写,就好像在邀请对方吃一根从没吃过的冰激淋。

只有医患双方明白这“轻描淡写”背后的分量。对患者来说,是一个生的希望,而席志军作为医生,发出这种邀请之前,需要足够的严谨分析和深思熟虑。

席志军擅长把手术做“大”。把肿瘤切干净,降低复发几率,对泌尿系统肿瘤特别是膀胱癌来讲是肿瘤治疗的关键,但在一些情况下要真正切干净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医生需要平衡扩大手术范围和增加手术创伤可能带来的风险,去评估患者是否可以从外科治疗中获益,手术安全往往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肿瘤手术的切除范围。

膀胱癌是我国泌尿外科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在男性恶性肿瘤中居第八位。盆腔淋巴结转移是其最常见的转移方式,也是膀胱癌分期的主要指标。根治性膀胱癌切除(RC)和盆腔淋巴结清扫术(PLND)现已成为浸润性膀胱癌一项基本的外科治疗方法,对于降低复发和转移风险,改善患者预后都有重要意义。但目前资料统计,仍有40%左右的患者在接受根治手术时,并没有进行淋巴结清扫。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风险太大,因为累。”席志军说,对于外科大夫来说,切膀胱是常规手术。有些医生把膀胱切下来了就赶紧“跑”,这时候是安全的,不容易出问题。但如果再继续把手术扩大,即进行淋巴结清扫,对某些医生来说就会面临很大的风险,因为这意味着更长的手术时间、更多的创伤和更大的手术风险,在淋巴结周围有很多大动脉和大静脉,如果损伤就很可能引起较大出血,甚至就把病人“搁手术台上了”。

在席志军的统计中,如果根治术后不做淋巴结标准清扫,其中25%左右的患者已经存在的淋巴结转移会术后残留,意味着复发和进一步的转移;而清扫超过16个淋巴结的5年生存率会由63%上升至85%。

由于国内外的临床数据都说明盆腔淋巴结清扫,特别是扩大淋巴结清扫可以改善患者的预后,在这样的临床证据支持下,只要患者身体条件允许,他都会把膀胱癌根治术“扩大”。这么多年下来,再稀奇古怪的情况他都见过,最长一次,他足足做了十六个小时。

正是这份专注,扩大范围淋巴清扫的膀胱癌根治术成为了席志军的标志性技术。因为他的手术都比较“大”,比微创手术用时长,他的手术总量与科里其他医生相比并不占优,但他不在乎。


基础研究是很有趣的事情

席志军的科研能力很强,这是我们在采访之前的摸底时就得到的信息。但真正要把搞科研的“老学究型”安到这个看起来是二三十岁的小伙子身上,真的有很大落差。

但这就是事实。而且,他还有一个身份——肿瘤细胞生物学研究者。

2003年底,席志军从挪威奥斯陆大学细胞分子生物学系完成博士后研究回国时,他可以去大学做科研继续研究肿瘤细胞生物学,也可以回北大医院继续做一名泌尿外科医生。

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因为就是“喜欢当外科医生”,这也是他念高中时就设定好的目标。但他对基础研究的兴趣,并没有妨碍他在临床上的发展,相反会对疾病的理解和临床的治疗观点有所帮助。国内大部分医生头疼的晋升职称必备的SCI文章,对他来说,那都不是事儿,初略统计近几年他被SCI收录的文章就达18篇。

尽管选择了当医生,但他对基础研究的兴趣并没有消失。他在闲暇时候的享受,就是通过北大图书馆的网站,浏览最新的专业文章,大多数时候是和泌尿肿瘤相关的,有时也关注其他基础领域的进展,聊天时和同事分享这些研究进展对他来讲也是一种快乐。


“掉眼泪”让他随时受不了

“唉,做完腰椎手术,现在在家里连扫个地都干不了。”“那这个媳妇儿不是白娶了。”在操作间给一名女患者做完门诊的治疗,席志军倚在门框上和患者丈夫开着玩笑。

“您挺好的?”“挺好的,你也挺好的?”“挺好的。”

这样的对话,席志军的门诊也常有发生,都是老患者来医院办别的事,特意到他门诊来看他一眼,也不进门,就在门口探个头进来,对上两句话就心满意足地离开。

席志军门诊很少加号,“我的看病原则是,不能让老实人吃亏。”他说,“所以半夜起来排队挂号的人,在我这里永远都享有最高的优待。其次的优待,是给我做过手术的那些病人,因为我对他们有责任,我得管他们。”

偶尔加号,他也得在保证诊疗质量的前提下,“质量不好,不如不看。”他说,那些要加号开药、开检查单的,他都是推给主治级别的医生。

席志军的软肋,是家属跟他面前“掉眼泪”,这会让他受不了。

有一天晚上10点半,他刚下手术。一名患者的家属一直在手术室外等着他,看他出来,直掉眼泪:“席大夫,我爸出血了,您能明天给他收进来,后天给他做手术吗?”

其实在科室里,席志军的病人积压得最少,因为能提前做,他就都提前做了。除了每周他自己的手术日,平时别的大夫的手术日,只要有空台,他都会拿来用,加班给病人尽快做上手术。“我就面对不了掉眼泪的。一掉眼泪,我就受不了,就给加个塞儿。我不就累点,下班晚点儿嘛。”依然说得轻描淡写,但这样的事情每周都在发生。

“做手术看病是一个良心活,往前推10到15年,倒回我做的每一台手术,哪怕手术台上是我的父亲或母亲,我也不会改变我的手术方式。”说这话的时候,他露出少有的严肃,终于与他的年龄一样样了——

46岁,从医21年。


医生档案

席志军

男,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

擅长治疗

泌尿外科,泌尿系统肿瘤,目前专注于膀胱癌的手术治疗,包括扩大范围淋巴清扫的膀胱癌根治术。

兵器谱认证

膀胱癌

出诊时间

每周一下午、周二上午

 简介

1993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并获得学士学位。1998年于北京医科大学研究生院获得泌尿外科博士学位。硕士及博士研究生期间导师为郭应禄院士,博士毕业论文题目为“IL-6与肾癌细胞生长关系的实验研究”。2001年9月~2003年12月于挪威奥斯陆大学细胞分子生物学系做博士后研究,博士后实验室教授为Dr. FahriSaatcioglu, 研究课题为“雄激素调节蛋白KLK4与前列腺癌的关系”。

作为项目负责人主持国家自然基金项目3项。

发表文章:以第一著者和责任著者发表SCI文章(包括共同作者)7篇,以普通著者发表SCI文章11篇,发表国内刊物文章(包括第一作者,责任作者和参与者)22篇。

社会任职:现任《中华泌尿外科杂志》通讯编委,《中华泌尿外科杂志》审稿人,《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审稿人,《北京大学学报(医学版)》审稿人,《Autophagy》杂志审稿人。

Responsive image

北京拓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38145号-1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39号长新大厦6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