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士良:探索尿失禁的先行者

“中国的女性太不在乎自己了,爱自己太少!”这不是女权主义者的呐喊,也不是小资文青们的心声,而是出自一位泌尿外科大夫之口,他就是北大泌尿外科的吴士良教授,中国第一批关注尿失禁的先行者之一。


关于尿失禁的那些“第一”

采访之前照例要做功课,令人没想到的却是,除了北大一院官网上那一小段孤零零的专家简介,有关吴教授的资料在网上竟然遍寻不着,惆怅之余,采访只好从零开始。然而,随着不断地接触,吴教授像扒开沙堆后露出的金子一样,用很多个“第一”亮花了我的眼。

“当初,中国人哪听说过尿失禁这个词呀,所有关于尿失禁的内容,包括尿失禁是什么病,如何定义它的概念,怎么治疗尿失禁,这些都是我们组织了人一点点规范起来的。”不管采访中吴教授如何的低调,一说起当年最先开始研究尿失禁的那段经历,语气里还是有点小小的自得。

中国对尿失禁进行的第一个调查是吴教授和杨勇教授一起做的;关于托特罗定,这个治疗尿失禁最重要的药物,是吴教授他们第一批做研究和推广的;包括第一个关于尿失禁的指南《急迫性尿失禁指南》,以及最新的《压力性尿失禁诊治指南》,吴教授也都是核心编写成员……

还有很多“第一”,例如在中国第一个开展影像尿动力学,第一个通过尿动力学诊断盆腔脂肪堆积症这种罕见的病症等等,看到我的惊讶,吴教授一笑,调侃得我满头黑线:“是不是觉得尿失禁还是有蛮多学问的,咱们不太像那种不学无术的人哦……”


女人,别把尿尿不当回事

“吴大夫,我老想小便,一天要小便很多次,一想小便就忍不住。”

“多少次?”

“十来次吧。

“去做个尿流率,然后拿结果来给我看。”

“可是我憋不住尿,没法做尿流率呀。”

“尿尿你会吗?会尿就去做尿流率检查。”

“我会尿尿呀,可是我就是憋不住呀。”

“我是让你做尿流率检查,能尿出来就行,谁让你憋尿了。尿流率又不是B超!”

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对话,吴教授的门诊每天会发生很多次,而尿流率这个词在吴教授口中有着相当高的出镜率。尿流率测定是一项用于检查排尿功能是否正常的辅助检查方法。应用尿流计记录排尿过程中每秒钟的尿流量并绘成曲线,以了解下尿路有无梗阻,并解决女性排尿是否通畅的问题。

吴教授擅长治疗的疾病很多,泌尿外科前列腺增生、尿动力学、前列腺疾病、尿失禁、尿道狭窄、尿瘘、膀胱功能障碍、神经原性膀胱、肾积水等下尿路及上尿路功能重建……罗列起来长长一排。但是,吴教授最关心的还是尿失禁,不仅因为他是中国关注尿失禁的先驱者之一,更因为在他的从医生涯中,看过了太多的女性因为忽视身体的信号而将自己的健康毁于一旦。

据统计,中国女性的压力性尿失禁发病率约为40%,这一数据跟男性前列腺炎的患病率是一样的,然而比起男性治疗前列腺疾病的积极劲头,女性对尿失禁的漠视令人无语,只有不到一成的患者就诊,更不用说手术治疗了。

吴教授介绍说,其实只要女性主动来就诊,大多数尿失禁是可以治愈的,尤其是手术治疗,相对更有效一些,能让病人更好地恢复功能。

“中国女性需要做压力性尿失禁手术的比例远远高于男性做前列腺增生手术的比例,但是目前的现状是,男性可能一年有几百例前列腺手术,女性尿失禁手术却只有几十例,这完全是不平衡的。根本的原因一来是社会大环境对女性健康的不重视,另一方面还是女性自己不当回事儿。你一定要把这个写进文章里,越多的人呼吁才能更好地唤起女性自重自爱的意识。”采访中,吴教授屡屡重复着这个请求。


补瘘,全世界我们做得最好

“医生,为什么我会从阴道里流出尿来?”

“你这是做妇科手术时,膀胱和阴道受了伤,然后长成了膀胱阴道瘘。这种病很麻烦,不过,我们科的吴教授做这个手术做得最多,水平很高,建议你去挂他的号。”

在泌尿外科的门诊里,只要遇到“瘘”了的患者,大夫们都会无一例外地向病人推荐吴士良教授。

原本,阴道瘘这种疾病是很罕见的,但是眼下,随着妇科手术越来越多,阴道瘘的发病率也逐渐上升,仅是吴教授团队平均一两周就要接一个阴道瘘的病人,因为手术成功率非常之高,一不小心就名声大噪了,京津冀一带的阴道瘘病人基本也都会来找吴教授治疗。

吴教授不久前在《中国泌尿科杂志》发表了一篇关于经阴道修补膀胱阴道瘘的论文,认为经阴道修补不仅创伤小,恢复快,对于患者以后的性生活、生育亦没有什么影响,更符合微创的理念。

国外的数据认为,经阴道一次修补成功率90%以上已经是高水平,二次修补成功率最多只有70%左右,三次以成功率多数在50%左右。但是,在吴教授的手下,经阴道修补术的成功率能达到98%以上,并且还多是二次修补或者多次修补。

也因此,在一系列的采访中,唯有介绍这个疾病时,吴教授说出了唯一的一句表扬自个儿的话:修补泌尿系瘘,不论是手术疗效还是成功率,我们团队是全世界最好的! 


不嫌事小才能做成大事

——“怎么样能成为一个很厉害的医生?”

——“我想,不论什么事都当成大事来做,那最终才能做成大事。”

在吴教授眼里,凡是和治病有关的事都是大事,所以,他很自然地做着很多专家都已经不亲自动手操作的事,例如给患者做尿动力学

北大泌尿外科有很多地方和别的医院不一样,其中之一就是这里的临床医生都是要亲自去给患者做尿动力学的,然后亲自写检查报告,只因为这样做更容易发现病人的问题所在。而在中国,至少有90%的医院都是由技术员或护士代劳,然后医生只管看报告。

“这样做,医生只能看到最表面的问题,如膀胱好还是不好,但是里面隐藏的很多信息会错失。”就是这样的不嫌事小的态度,让吴教授通过尿动力学第一个发现了盆腔脂肪增多症这种罕见的病症。

除了发现罕见疾病这样的高大上行为,吴教授也是非常接地气儿的,例如一些戴着尿管的患者检查尿动力学,本身戴着尿管已经很痛苦了,检查时又要先拔了尿管再插动力学管,检查完了还要再把尿管插回去,,如果检查结果不理想还得再拔再插,弄得病人很痛苦。于是,吴教授在打报告的同时就琢磨着发明了一种简易尿动力学检查法,即在病人原有的管子上修整一下,接个三通,把动力学管接在尿管上,这样操作下虽然只能获得90%以上的参数,但是已经可以100%回答临床上的问题。看似小小的一个改动,却让尿动力学检查更临床化,更简易化,让无数的患者舒适度更高,免除了无谓的痛苦。

怎么样才能成为一个很厉害的医生?吴士良教授用自己做的每一件事写出了答案。


医生档案

吴士良

1991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并获得学士学位、2001年于北京大学获得泌尿外科硕士学位、2005年于北京大学获得泌尿外科博士学位。一直从事泌尿外科尿动力学工作并主持数项相关研究曾于2002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1 老年膀胱功能与逼尿肌形态变化的相关性研究。

泌尿外科肿瘤良性前列腺增生尿失禁、尿道狭窄、尿瘘、膀胱功能障碍、肾积水等下尿路及上尿路功能重建等。

兵器谱认证

尿失禁

出诊时间

周一上午9:00(特需门诊

周二、五 上午普通门诊

 

目前主要兼职有泌尿外科第一病房的病房组长、国家十五攻关项目-老化膀胱研究的主要负责人、尿动力学检查室负责人、中国尿控学组全国委员。

长期从事泌尿外科临床一线工作及研究工作。

以第一作者发表了近20篇论文刊登在《中华外科杂志》英文版、《中华泌尿外科杂志》、《中华外科杂志》、《中华男科杂志》等刊物上。例如腹腔镜下二氧化碳腹腔内充气与腹膜外充气的比较研究;前列腺癌全阻断治疗和单纯雄激素受体阻滞剂治疗的比较研究;影像尿动力学检查在膀胱输尿管反流中作用;排尿障碍的糖尿病患者的尿动力学表现;一种新型抗胆碱能药物托特罗定在膀胱过度活动症患者中治疗作用;前列腺增生导致肾积水的尿动力学作用机制;托特罗定和奥昔布宁治疗膀胱过度活动症的双盲双模拟随机多中心临床研究;中药癃闭舒对逼尿肌肌力弱患者的治疗作用研究;不同人群的女性尿失禁调查分析等等。

Responsive image

北京拓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38145号-1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39号长新大厦6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