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志嵩:擅做“大”手术的何志嵩

“你这个瘤子我们做不了,建议你去北大一院泌尿外科何志嵩大夫那儿试试。”泌尿系统的很多大夫几乎都说过这样的话。

何志嵩,北大沁尿外科副主任,主任医师,相对于目前日新月异的微创手术,他更关注传统的开放手术,追求做“大”手术。

何大夫的“大”手术,一是创伤大,都是开放手术,二是瘤子大,三是难度复杂度大。十多年来,许多其他泌外医生做不了的瘤子,都送到他这里来了。他成了泌尿系肿瘤的大“后防”。


在与何大夫一起工作的几天,深深感受到他的坚守。


坚守:每天查房

和何大夫约的最后一次采访是周六上午,我们8:40到北大泌2病房时,他正在查房。穿着白大褂,走在最前面,后面跟了一群大夫和医学生,浩浩荡荡穿梭于一个一个的病房,把患者逐个看一遍。这种气场本身,对病人就是一剂良药和莫大安慰。

病房门口的管理员告诉我们:何大夫只要在北京,就天天如此,无论节假日,还是双休日。何志嵩说:我这是逃避周末在家干家务。

逃避家务,当然只是玩笑而已。查房,是医生的一项基本工作,也是一种传统。只要人在北京,一定天天查房,这件事何志嵩已经坚守了二十多年,“因为我的老师就是这样训练我的。”何大夫说,“前辈们都是这样做的,我看着,跟着,也就习惯了,坚持下来了。”

何大夫并没有要求自己的学生也做到这一点,但他的一言一行,学生们都看在眼里,在周末的查房时,队伍依然浩浩荡荡。这是一种传承,对于病人来说,每天能看到自己的医生,被关注到,感受到医生对自己的病情了如指掌,本身就是莫大的安慰

正是在这种传承下,何大夫泡在病房的时间是最多的,以致于泌2病房的患者都知道,有问题去找他处理,他一定在,无论是不是他做的手术,是不是他直接管的病人。


坚守:喜欢做开放手术

“微创是外科发展的方向。”何志嵩说,开放手术已经OUT了,至少在泌尿外科是如此。

在外科的世界里,技术的革新日新月异。何志嵩举起三个手指比划着说:开放手术是爷爷,腹腔镜技术是爸爸,机器人是儿子,未来机器人在外科手术中会越来越多广泛被应用,谁也不知道开放手术和腹腔镜技术会处在什么位置。

其实,何志嵩是中国泌尿外科医生里最早接触微创、接触腔镜手术的医生之一,在微创技术越来越被广泛应用,尤其北大泌尿外科75%的手术都是微创手术,但何志嵩依然坚守着扮演好“爷爷”的角色——喜欢做开放手术。

任何技术的革新都是有学习曲线的,技术本身从创新到完善需要过程,医生掌握这项技术从学习到熟练也需要过程,在这个过程里,无论失败还是获益,患者都是承接者。这也是为什么医学的发展,医生的成长,都要感谢每一位患者。

何志嵩要缩短自己的学习曲线。他从刚做外科大夫开始,多年来跟着自己的导师郭应禄院士一次次在传统的开放式手术台上真枪实弹的演练,经历了开放手术过程中的各种意外和紧急处理,他已经走到了学习曲线的高线。

“这种方式,我掌握得最熟练,是我能为我的患者提供的最好的治疗方式。”他说。

选择手术、药物,还是什么都不做,都是医生使用的一种技术而已,最终的目的,都是什么样的方式对病人是最有利的。这是接诊病人后的一个处理原则,所以其他医生能比自己提供更好的治疗效果时,他会把病人推荐给更适合的医生。

“腹腔镜手术,年轻的医生无论是精力还是学习能力,都比我有优势,所以我们科里很多青年医生能把腹腔镜技术掌握得出神入化,他们是这方面的天才。”何志嵩说。

微创技术是外科的方向,也正是因此,何志嵩把自己的一个学生赶去学腹腔镜,学生刚开始还不理解,在一次酒后鼓起勇气对老师说:您不愿意教我。如今这名学生的腹腔镜技术已经风生水起了,何大夫说:“他现在应该理解了我的良苦用心。”

在这个微创的时代,伤口较大的开放手术依然有着无可替代的地位,对于肿瘤大、位置凶险、情况复杂的泌尿系肿瘤,开放手术往往是最佳方案。泌尿外科医生在遇到无能为力的病例时,都会说:“你去北大一院泌尿外科何志嵩大夫那儿试试。”

也因此,在开放手术台上,在泌尿系疾病的最后防线上,何志嵩一守就是二十多年,泌尿系统疾病的各种危重、复杂,他都见识过处理过。

外科医生有一句经典的话——A good surgeon must have an eagle’s eye, a lion’s heart, and a lady’s  hand. (一个好的外科医生要有鹰的眼、狮子的心和妇人的手。)

但何志嵩说:“其实我胆子并不大”。“我敢做别人不敢做的手术,是因为我一直都清醒地判断三点,第一病人的安全,第二尽量切干净,第三尽量存留功能,让病人的生活质量好一点。能不切的肾,咱们就不切。能不挂袋子的膀胱,咱们就不挂袋子。这三点考虑清楚了,就敢帮垂危的病人试一试。”他说。


坚守:不出特需门诊

何志嵩是北大泌尿外科的副主任,是中国泌尿外科这支“全明星队”副队长之一,也是全科最坚实的“后卫”。对于我们的这个比喻,文质彬彬、书生味很浓的何大夫乐了,说:“我接受这种定位。”

他不仅会对所有病人术后问题“有求必应”,还在科里遇上医疗纠纷时,负责处理医疗技术方面的鉴定。他说:“我的手术量和SCI文章数量不是全科排在前面的,但我在病房、在病人身上花的时间一定是最多的。”

二十多年来,已经年近50岁的何志嵩教授坚持不出特需门诊。他对特需门诊有自己的理解。他说:我不知道14块钱的普通门诊和几百块钱的特需门诊之间到底有什么差异。从医生的角度,对每一个病人,都要提供最适合的治疗方案,这与挂号费无关,并不是对特需门诊来的病人,治疗方案会更优化,也不会对专家门诊来的病人,治疗方案就会有所保留。

“我既然无法为几百块钱的特需门诊提供更特别的医疗建议,我就不能出特需门诊。”他说。


医生档案

何志嵩

男,主任医师,副教授。

擅 长

泌尿外科肿瘤的诊断与治疗,泌尿外科微创治疗。

兵器谱认证

泌尿系统高危疑难肿瘤

出诊时间

周一、周二、周五上午

简 介

1988年7月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医学系获学士学位。1988年9月~1991年8月分配到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医院泌尿外科。1991年9月考入北京医科大学研究生院,师从郭应禄教授攻读外科学系泌尿外科专业,1994年7月获临床医学博士学位毕业。1994年9月起到2002年7月,在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泌尿外科做主治医师。2002年8月,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泌尿外科任副主任医师,一直从事临床医疗、教学和科研工作。

Responsive image

北京拓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38145号-1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39号长新大厦6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