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利群:率领中国最“帅”泌外

手术室通知来接病人了,周利群推开病区大门,疾步穿过门口的人群,一米八的身高,一袭白衣……我们身后飘来一个女人的感叹:这个主任真帅!

周利群,中国最“帅”泌尿外科——北大泌尿外科的掌门人。

这个中国泌尿外科界最“老”的科室,医生之间有一个独特的称呼:×老。“老”,与年龄无关,只是低年资大夫对高年资大夫的尊称,科里几位不到40岁的高年资大夫,也已经被叫“老”。

周利群,周老。


一寸桌一世界

笔写不上字了,我轻轻甩了甩,嘴里轻声念叨了一句:没水了。

“水,哦,对,忘给你拿瓶水了。”一直埋身于处理各种事务的周老,从一摞高高的资料后面探出头,四下环顾办公室,寻找水源。

没错,寻找。

因为要从这个10平米左右的办公室里找到东西,着实不易——地上、沙发、书柜堆放着各种资料,就连电脑桌面的空间也被挤占的只剩寸地。

周利群2006年接任北大泌尿外科主任,当时年仅42岁。对他来说,摆在这方寸桌上的, 不仅是一个有历史传奇色彩的科室,更是一付如何延续传奇的重担。

他的日常工作表是,每周3天手术,剩下两天每天半天查房、半天门诊。那天出特需,早上7:10分开始每周二的科室核心组会。结束后他就埋进了各种事务性工作里,文件签字、申报材料、出差安排、病人家属、研究生毕业答辩、查房,电话打进打出、办公室的人进进出出,一直没消停过。八点半,他背着电脑包去地下通道乘摆渡车赶往门诊大楼,出特需门诊。

周利群是土生土长的北大泌尿所人,自1987年考入北大医院泌尿外科成为研究生之后就扎根在了这里,是郭应禄院士的第一个博士研究生,38岁成为博导。

北大泌尿的专家众星云集,但球星云集的球队未必能夺得大力神杯。周利群说,这个时代需要的不是你什么都去做,而是要有自己的专长,如果全科的医生都没有各自擅长的专业,什么都干,科室是不会成为业界的翘楚的。“每个人,只要立足自己的专业做好一点,就是出色的专家。”他说。

北大沁尿的四个病房都各有特色,一病房以前列腺疾病、尿控等老年病为特色,兼收部分肿瘤患者。二病房是全国首个泌尿外科肿瘤专科病房,三病房以肾移植和结石为主,四病房是男科。周利群要求,副主任医师以上的大夫都要有自己的专业细分。他管理科室的理念是“四化”:标准化、专业化、学术化、国际化。

正是每位专家专注于自己的方向,这个老牌科室才能不断开出新花,近年来,北大医院泌尿外科每年均开展2~3项以上新技术创新。

北大泌尿有一个著名的IUPU法,以北京大学泌尿外科研究所(Institute of Urology, Peking University)英文缩写命名。此方法是1996年周老带领团队总结并创立的,为腹腔镜技术在中国能够大规模地开展提供了一种简便易行的建立腹膜后腔的方法。周利群说,早期IUPU法只是一种建立腹膜后腔隙的方法,现在,他正在整理科里近几年的创新技术,全部收纳进来,所以IUPU并不只是某一项技术,而是一系列的创新技术和研究,代表了北大泌尿外科的水平。

目前仍在临床一线、中国泌尿外科的领军人、84岁的郭应禄院士如此评价,中国的泌尿外科已经在2010年达到了国际水平,比预计时间提前了10年。


一手术一人生

手术,是外科医生的人生,承载了外科医生的血泪和骄傲。

那天是接台,在等了一个半小时后,手术室终于来电话了,周老拎着两个袋子,直奔手术室。当天,他有5台手术。

从西楼4层的病房到东楼2层手术室,追着他的脚步赶的,除了一路小跑的我,还有一个接一个的电话。他换好衣服,在半清洁区正戴帽子、口罩时,护士长路过:“周老喝水不?都给您攒一堆水了,尤其您最爱的可乐。”他哈哈大笑起来。

两天来,第一次见他如此豪放——这是一种回到自己最熟悉家里一样的放松,发自全身每一个细胞。

没错,手术室,是所有外科医生的阵地,上了手术台,他们可以暂时摆脱一切琐碎事务的缠扰。周利群说:如果只当大夫或者只做教授是相对轻松的,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北大泌尿外科每天的的手术量很大,外科的17个手术室每天有1/3到1/2是泌尿外科手术。泌外住院病人的手术中70%都是腹腔镜的微创手术,绝大部分肾上腺肿瘤、肾肿瘤、肾盂及输尿管肿瘤,腹腔镜手术已取代了传统的开放手术。

高手的每台手术都是一次教学。

前列腺癌根治术,是泌尿外科手术里难度较高的手术,术者不仅需要把前列腺、精囊全部摘除,淋巴清扫,还需要把膀胱颈和尿道进行吻合以恢复尿道的畅通。这是一个“有破有立”的手术,既要把肿瘤切干净,还要高质量地重建尿路并恢复通畅的排尿功能,一部分患者还要求保留性神经。这一系列动作都要通过在腹部打的四个孔进入的狭窄空间操作,对术者的技术要求非常高。

北京大学泌尿外科研究所是我国微创泌尿外科的发源地,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已经开展了多项微创手术。周利群是中国最早一批做腹腔镜微创手术的泌尿外科医生之一,他的专业特长为泌尿男生殖系统肿瘤及腔内泌尿外科学,特别擅长腹腔镜技术在泌尿外科的应用及各类复杂性泌尿生殖系统肿瘤的治疗。

周老进手术室时,助手们已经开始给患者消毒辅单,这是一台前列腺癌根治术。手术室里有4个显示屏,是术者的操作视野,观摩学习的年轻大夫们,三三两两散落在各个显示屏前,摆个舒服的姿势往墙上一靠。

最让进修大夫羡慕的除了在这里工作长见识,什么样高难度的手术都能见到,更羡慕的是这里的成长机会。

手术台上,周老问自己的助手,切过几个肾了?这位毕业4年的住院医生回答说,有几十个了吧。对于很多小城市的泌尿外科大夫来说,一年甚至当一辈子医生也难得切几个肾。

博士毕业刚刚一两年的年轻医师就能把腹腔镜手术做得有板有眼,科室里几乎随便找一个主治以上的医生出来都能独当一面。周利群对此非常自豪,他开玩笑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坐在板凳上。”年轻大夫的快速成长,正是这个有着悠久历史底蕴科室的生命力。

高手的每台手术又是一种展示。

北大泌尿外科豪华的不仅是全明星阵容,还有精良的装备。在另一台手术中,陈翔给周老送来了一台超声,细长的探头可以直接伸入腹腔内做超声,引来其他科室的大夫围观。他们开玩笑说:“看,人家直接进去超,泌外真是武装到牙齿,都是高科技。”

陈翔是泌外手术室里的“武器库”大总管,掌管着全科所有的手术器械、仪器,每天都被所有主刀大夫惦记着,器械使得不顺手了、坏了,都要呼叫他。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周利群教授的管理下,北大医院泌尿外科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微创中心,腹腔镜、肾镜、纤维输尿管镜、纤维膀胱镜、超声刀、LigaSure等等先进器械不仅一应俱全,而且数量众多,由此产生了巨大的规模效应。


一门诊一希望

门诊,对医生来说,接诊的不仅仅是病人,更是每一个家庭的希望。

周二上午,是周老的特需门诊。5平米的诊室里,一张诊桌一张诊床,高大魁梧的身材一坐下,桌子显得又有些局促,与坐在侧面的患者仿佛老友促膝而谈。

一位82岁的老人,4年前做了前列腺癌根治,,一见到周老就唠开了。周老一直笑呵呵地点着头,看他的各种复查结果,询问日常生活,一切正常。老人向自己的大夫很自豪地说,吃东西严格忌口。周利群说,不用这么忌口,正常饮食就好。

作为肿瘤治疗专家,周老的许多患者都像老友一般了,病人每次出现在诊室,对医生和患者都是一种鼓励。

泌尿系统疾病的愈后好,哪怕是癌症,发展进程也相对缓慢。经过正规有效的治疗,存活时间相对较长。这也是周老门下一名博士研究生选择泌尿专业的重要原因。他说:“当医生,谁不愿意经治的病人活的时间长啊。”

医界有一句富有哲理的名言: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这是长眠在纽约东北部的撒拉纳克湖畔的特鲁多医生的墓志铭。

能见到周老,对许多患者就是一种莫大的安慰。一对夫妻一进门就看看周利群再看看自己的手机。他们说,在当地被膀胱炎和结石折腾了5年,下定决心来北京来找周利群,怕认错人,就在网上查了周大夫的照片,存在手机里,一进门就对照着核实。周老乐了,安慰他没什么大事,然后把门诊和办公室电话都留给了他们。

一对老夫妻复诊完后很细致地收拾好病历本和各种检查结果,嘴里念叨着说:回去好好给大夫们传达去。这是中科院的一位老教授,家附近社区医院的泌尿外科大夫知道他是周利群的患者后,每次复诊完大夫们都要拿着他的病历本和检查结果细细研究,还问他,周主任是怎么看的、怎么问的、怎么查体的。“我就像个录音机,把看病过程完全复述出来。”显然这位老教授对此很自豪。

近年来泌尿系肿瘤发病率越来越高。去年一年,北大泌尿外科收治的膀胱癌1000多例,肾癌800多例,前列腺癌600多例。但这个顺序在北京上海有变化,周利群说,北京、上海两地的统计数据显示,前列腺癌的发病率已排在泌尿男生殖系统肿瘤的第一位,与西方国家一致。

相关原因很多,人们寿命越来越长,诊断水平不断提高,生活饮食习惯西方化等。周利群说:“国外有一个笑话说,哪儿的麦当劳开得多了,哪儿的前列腺癌就高了。这有一定道理,因为麦当劳肯定是在一个经济已经发展起来的地方开,生活水平提高,脂肪、红肉摄入量也在提高。”

与其他肿瘤相比,肾癌、膀胱癌及前列腺癌等泌尿系统肿瘤相对来说恶性程度不算高,如果能够及时发现、及时诊断、及时治疗,患者的预后都比较好。


医生档案

周利群

男,生于1964年11月,医学博士,教授,主任医师,博士导师。1987年毕业于白求恩医科大学英语医学系,获医学学士学位。1992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获医学博士学位。师从我国著名泌尿外科专家郭应禄院士。

擅长

泌尿生殖系统肿瘤及腔内泌尿外科学,特别是腹腔镜技术在泌尿外科的应用及各类复杂性泌尿生殖系统肿瘤的治疗。

兵器谱认证

泌尿生殖系统肿瘤

出诊时间

周二上午(特需)、周四下午(专家)

简介

中国医师学会泌尿外科医师分会副主任委员,卫生部内镜专业技术考评委员会泌尿外科专科内镜专家委员会副主席,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学分会常务委员,中华医学会北京泌尿外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学会泌尿外科医师分会肿瘤学组组长,全国医师定期考核编辑委员会常务编委,全国泌尿外科医师定期考核编委会主任委员,中央保健会诊专家,亚洲腔内泌尿外科学会委员,国际前列腺癌咨询委员会委员,国际泌尿外科疾病咨询委员会指导委员会委员,《Journal of Endourology》中文版副主编,《中华腔镜泌尿外科杂志》电子版副主编,曾任The Journal ofUrology (American Urological Association) 杂志International Editor Committee Member,并担任《中华外科杂志》、《中华泌尿外科杂志》、《现代泌尿外科杂志》、《北京大学学报(医学版)》、《中国微创外科杂志》、《现代泌尿生殖肿瘤杂志》及CUA《中国泌尿外科疾病诊断治疗指南》第二届编委会膀胱癌编写组编委,2008年上海东亚腔内泌尿外科大会(The 2008 Annual Meeting of the East Asian Society of Endourology,EASE 2008)主席,2008年上海国际腔内泌尿外科大会(WorldCongress of Endourology 2008, WCE 2008)组委会副主席。

一直从事泌尿外科临床及科研工作,专业特长为泌尿生殖系统肿瘤及腔内泌尿外科学,特别是腹腔镜技术在泌尿外科的应用及各类复杂性泌尿生殖系统肿瘤的治疗。总结创立了腹腔镜建立腹膜后腔的独特、实用、安全、简便的方法——IUPU法,在本科及全国多家医院临床已广泛常规应用。对腹膜后解剖结构进行了深入研究,提出了解剖性腹膜后镜肾切除术及肾癌根治术的概念,并在临床广泛常规应用。全面开展各种腹腔镜手术包括腹膜后淋巴结清扫、肾部分切除术、肾门肾肿瘤的肾部分切除术、前列腺癌根治术、膀胱全切等,其中绝大多数手术已成为常规术式。并已积极开展了单孔腹腔镜技术,如单孔腹腔镜肾上腺切除术、肾脏切除术、肾癌根治术等。复杂性泌尿生殖系统肿瘤的治疗包括巨大肾上腺肿瘤、巨大肾肿瘤、晚期肾癌腔静脉瘤栓的取出、孤立肾较大肾癌的保留肾脏手术、早期前列腺癌的根治术及放射粒子置入治疗、晚期前列腺癌的各种内分泌治疗、膀胱癌膀胱全切术后各类尿流改道手术如回肠膀胱、Indiana膀胱及原位新膀胱等。近来又创新性开展了腹腔镜经腹膜后联合经腹腔途径肾肿瘤下腔静脉瘤栓取出术,取得初步成果。

科研工作以泌尿生殖系统肿瘤,特别是前列腺癌的分子病因学为主,曾主持卫生部重大课题1项(2400万元,53家医院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4项 ,“211”工程项目基金2项,教育部留学归国基金1项,参加多项。现主持卫生部重大课题子课题1项,国家“863”课题子课题1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1项,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2项,教育部博士点基金1项,横向联合基金2项。于国内外杂志上发表文章190余篇,其中SCI 近40篇,累计 IF50以上。参与编写专业著作20余部,副主编3部(泌尿外科腔镜诊断治疗学,郭应禄主编,中国腔道泌尿外科手术视频图谱,孙颖浩主编),主译2部(Campbell-Walsh Urology, 9thEdition; Prostate Cancer – A Practical Guide)。主编6部著作正在编写之中。

曾荣获2000年度中华医学会-爱惜康中青年外科奖二等奖。近年来作为主要完成人参与的科研课题“体外冲击波碎石系列研究”荣获北京市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热疗三个温度段的概念”荣获北京市科学技术进步奖三等奖,“腔内泌尿外科技术的应用与推广”荣获北京市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及中华医学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2008年杂志文章“良性前列腺增生与前列腺癌患者血清总PSA水平与游离PSA比值的比较”被评为第四届中国科协期刊优秀论文奖,同年荣获中国内镜医师学会颁发的“TheInternational Endoscopic Award(国际内镜奖)”,2010年度《科学中国人》年度人物,2011年度恩德斯医学科学技术奖内镜微创名医奖。发表于中华泌尿外科杂志的文章“后腹腔镜下解剖性肾切除术405例经验总结”入选2012年度中国精品科技期刊顶尖学术论文领跑者5000。2012年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得华夏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科技奖二等奖1项,获国家实用新型专利1项;2013年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得北京市科技进步奖三等奖一项,获国家实用新型专利1项。

已培养硕士及博士研究生55人,在读博士研究生17人。


Responsive image

北京拓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38145号-1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39号长新大厦6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