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海庆:自带暖男属性的“问题控”先生

初见宋海庆主任,印象最深的是——他问了一句“你的理想是什么?”——令人措手不及。接触多了,笔者发现,问“问题”似乎贯穿了他工作和生活的主线。他不仅问病因,更问自己、问未来、问出路。

宋海庆称自己是个“问题控”,善于且乐于发现问题、协调问题和解决问题,带着研究的态度去做事,越深入,问题越多。问题会引导着你去解决问题,继而发现更多的问题。

从医二十多年,这一特质使他在不惑之年,成为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脑血管病专业组组长。展望未来,他笑言:“我感觉,这种状态,到退休都停不下来。”


“我们的最高理想是病因治疗”

脑卒中,发病与复发率高、致残率高、死亡率高,是目前我国第一位疾病死亡原因,也是成年人致残的首要原因。很多病患见到医生总会问“我为什么得病”、“能不能治”、“会不会再犯”,这些,正是宋海庆主任一直致力于解决的。查房时对住院医生的“夺命”连环问,也缘于此。

“XX床病人,查体显示血脂偏高,超声提示单个斑块,其他正常,没有吸烟史……”管床大夫按部就班地汇报着病人病史。

一边的宋海庆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问道:“那现在考虑病因是什么?”

年轻大夫话语顿了一下,答:“大动脉粥样硬化?”

宋海庆没有回答对错与否,只是进一步问道:“大动脉粥样硬化应该符合什么标准?”

“必须要有大血管病变,狭窄超过50%……那是小血管病变?”

“大血管没问题,就一定是小血管吗?”显然这个答案也不正确,“我们说小血管病变一般是高血压相关,这位患者不像……”

类似这种问答,在查每个病因还不明确的患者时,几乎都会遇到。宋海庆常说:“要把‘故事’讲完整,患者的病因、血管病变的性质、危险因素……我们通过反复循证、分析,努力还原疾病的发生发展过程,因为我们临床医生的最高理想是病因治疗。”

实际上,做好脑卒中的急性期治疗是减少致死率和致残率的关键。自2000年起,宣武医院神经内科脑血管病专业组便建立了急性脑梗死溶栓绿色通道,近年来随着卒中中心的建设完善,绿色通道流程不断优化,显著提高了急性缺血性卒中患者溶栓比例,明显缩短了患者到达急诊后开始溶栓治疗的时间。

宋海庆说,急性期病人病情稳定住后,马上就要找病因,根据病因、危险因素,制定个体化的病人管理方案。对于已经有过卒中的患者,找出病因并进行针对性管理,是预防复发的重要环节。比如,对大动脉粥样硬化引起脑血管明显狭窄的患者,要避免血压过低,以防脑灌注下降导致脑缺血加重;而针对高血压引起的小动脉硬化患者,则需要降低血压,阻止病变继续发展。

“诊断明确的普通病变不一定非得来宣武医院,在社区也可以得到很好的管理,根据不同病因为患者确定恰当的治疗方案,才是三级医院医生的价值和责任所在。”


“僵化的批处理?还是灵活的个人订制?”

神经内科有句很经典的话:“病人不会按教科书生病,教课书却是根据病人写的。”宋海庆主任常将之挂在嘴边。实际上,如同每个人的指纹不同,每个病人的血管与神经纤维束结构也有差异,即使是患有同一种疾病的不同病人,病因和病情也不尽相同,治疗方法需要做个体化调整。

根据TOAST分型,缺血性脑血管病约有20%左右是由大血管、小血管、心源性病变之外的不常见原因导致的,另外大约还有20%是目前找不到病因的。

宋海庆说:“我的原则,是把每个患者当作新病人来看待,不可以偷懒,不能人云亦云,不能带着先入为主的观念去看病,必须认认真真梳理病史、体征和各种检查结果,力求还原疾病发生发展的过程,探索可能的病因。”

日前,宋海庆遇到一位来自西部的小伙子,十八岁,缓慢进展的一侧肢体力弱数年,当地医院一直按照脑血管病来治疗。最近病情加重,他被当作疑难病症带到了宋海庆面前。

影像检查显示,男孩一侧基底节区有一些不典型的变化,支配一侧身体的大脑角纤维出现萎缩。年轻男孩,慢性偏瘫……这些蛛丝马迹令宋海庆心里有了一个猜测,继而问了一个看似与疾病没什么关系的问题:“孩子平时饮水多吗?”

为什么这么问?因为宋海庆怀疑男孩患的并非脑血管病,而是一种特殊的肿瘤 ——“生殖细胞瘤”。

病人的大脑中并没有出现典型的团块状肿瘤病灶,但年轻男性、慢性轻偏瘫、饮水增多,以及一侧大脑脚萎缩等细节征象,还是让宋海庆认为,这些比较符合生殖细胞瘤的特点。他建议患者进行强化影像扫描和腰椎穿刺检查,脑脊液中绒毛膜促性腺激素水平升高,帮助明确了生殖细胞瘤的诊断。

“临床思维才是一个内科医生真正的价值所在。”在宋海庆看来,对来诊患者做僵化的批处理,还是有针对性的个体化处置,医疗中心的水平差异就体现在这上面。

几次在医院见到宋海庆主任,他兜里都揣着叩诊锤等查体工具,不论在门诊,还是到病房,但凡面对病人,他都会按部就班地将病史、症状和病历资料认真捋一遍,经常是亲自检查病人过后,再给出判断。

什么是好的临床医生?宋海庆给出的的标准极其简单:第一,够专业;第二,够负责任。在他看来,一个临床医生,除了善解人意之外,解决患者临床问题的能力更重要。


“在新东方参悟人生”

其实,这种凡事求个明白的性格,在宋海庆主任的成长经历中已初见苗头。他曾开玩笑说,自己在新东方“参悟了人生”。

住院医临床训练,对于临床医生的成长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段经历。实践经验的积累、临床思维的养成,都是在这段时间里完成。然而,这段时间也是相对枯燥而痛苦的,每天面临大量的病人和似乎永远做不完的重复工作,很容易让人心生厌倦。

宋海庆回忆:“我做住院医最忙的时候,一个人同时要管22个病人,整天忙着检查病人、沟通家属、写病历和记病程。有时候把患者左侧偏瘫还是右侧偏瘫都记混了。天天面对的都是这些,感觉好没意思啊。”

彼时,有海外亲友善意劝他,出国吧,国外环境好。他也曾心有所动,并为此还报名参加了新东方的GRE培训班。

上课前,老师却说了这样一番话:“这里教你们的,就是应试英语,就为了跳那一道龙门。但我知道,你们当中,可能有90%的人甚至不会走进GRE考场……”

一语点醒梦中人。宋海庆开始思考:为什么要上GRE?为什么要出国?出了国之后要干什么?单纯为出国而出国有什么意义?

实际上,学医多年,宋海庆内心对临床工作是有不舍的。他想,既然没想明白出国去追求啥,干脆踏踏实实继续当大夫吧,好好地走自己的医学求索之路。

想通了这点,宋海庆当机立断,退了GRE考试费。“年轻的时候一定把握住自己,要想好自己应该干什么,特别是对于医学生。”宋海庆说。


成长中构建自我逻辑

明确了目标的宋海庆,逐渐在日常的工作中,发现了临床医学的乐趣。

“每种疾病都有一个基本模式,但每个病人不会完全一样,临床医生每天都可能碰上新情况,这是我们的幸运。”宋海庆说,“要时刻保持活跃、警醒的头脑,才能有所发现、有所收获、有所成长,经历这个过程是很享受的。”

曾经,宋海庆会混淆患者偏瘫的侧别。但在仔细观察后,他发现,虽然都是偏瘫病人,具体情况还是有差别的,有的人近端重、远端轻,有的人则反之,有的人偏瘫还伴有痉挛……抓住这些细微特点,每个病人在他脑中都变得生动起来,记忆也就不再困难了。而且从这些细微区别中,还可以判断出病变到底在哪儿,预后是什么样的。

我们常说,书本要联系实践。在宋海庆看来,临床医学的理论联系实践,需要靠守在病人床边才能完成,要把病人情况的变化,当成最重要的事情来观察。曾经,为了准确掌握甘露醇的降颅压效果,宋海庆就一直坐在病人床边,观察病人输液后多久排尿。

在同事眼中,宋海庆不仅工作努力,而且头脑灵活。在他当住院医时,不仅对主任提出的常规问题对答如流,偶尔还会提出一些有启发性的问题,比如:重症肌无力会不会有瞳孔改变?额叶病变会不会有眼震?右脑支配左边,左脑支配右边,还有没有例外?宋海庆经常鼓励组里的年轻医生多提问题,多讨论,他总说:“你们得逼得主任也有学习压力才行。”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在临床工作中,宋海庆一点一滴地积累。他会思考在每一个病例的诊疗过程中有什么收获?又有哪些教训?每收获一分,他就比别人多前进了一点点,二十多年积累不懈,使他的临床水平不断提高。

宋海庆说,体会帮助别人的快乐是他学医的初衷。不断发现新问题、解决问题,是支撑他前进的动力。“减轻病人痛苦的同时,也能让自己有成就感,这样一切也就变得自然而然。”


“问题会推着你往前走”

知足者常乐,不知足者常新。作为国内神经内科顶级单位的一员,宋海庆希望提供给病人的,是最卓越的治疗。怎么体现卓越?就是不断走在前沿,寻找更好的解决办法。

原发性中枢神经系统血管炎,是神经内科较为棘手的一种疾病。一般来说,这种疾病缺乏有效的治疗方法,病人病情逐渐加重、事了花费大,经常是人财两空。

但近几年,宋海庆在临床治疗中发现一些特殊的患者。他们符合中枢神经系统血管炎主要特征,但与其他患者不同的是,这部分患者对治疗相当敏感。给予一些有针对性的治疗后,病情可以趋于稳定,甚至能够好转。

“可见,对于原发性中枢神经系统血管炎,我们过去的认识可能不够充分!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研究,用什么办法能把治疗效果好的这部分患者的特征识别出来,有针对性地给予积极治疗。然后还要研究,为什么这部分患者能取得好的效果,这中间的关键机制是什么?为那些治疗效果不好的患者找到改善的方法。”

其实,类似的疾病还很多。我们现在对疾病的认识仍只是冰山一角,临床医生就像黑暗中的探路者,要努力寻找种种线索,在一团迷雾中辨明方向方向,摸索出一条路来。

宋海庆说,这是临床工作带给他最大的乐趣。带着研究的态度去看病,越看问题越多,问题引导着你去解决它,解决了又会发现更多的问题。这个循环会推着你往前走。“我现在有强烈的感觉,这种状态到退休都停不下来。”


埋心底的那点儿“小情怀”

除了临床研究、教学之外,宋海庆主任的工作还包括学科的管理和建设。神经内科主任王玉平曾表示,宋海庆主任协调能力非常优秀。

在他的努力下,脑卒中急救打破了原有分科诊疗的壁垒,建立了卒中多学科合作组织构架,提高了卒中急性期全流程整体救治水平。

宋海庆说:“我们是北京市脑卒中诊疗质量控制和改进中心和国家卫计委脑防委高级卒中中心,我们仅仅自己做的好是不够的,还需要帮助别人一起做好,APP就是一个很好的工具。”

日前,脑卒中急救APP上线,将院前120与院中急救紧密联系在一起,有效解决了原来信息渠道不畅通的问题。据透露,宋海庆目前还在与其他机构合作,开发更多临床辅助工具,整合临床信息,帮助医生特别是基层医生做诊疗决策。

“无论是借助人力,还是借助科技手段,我们最终的目的,都是要解决问题。”在宋海庆看来,智慧医疗或许是规范医疗行为的一种途径。目前医疗环境的一些根本问题很难再解决,就像修一个车,比买一个车花费的时间要多。智慧医疗可能就是一辆新车,通过辅助替代真正触动大家的惰性,主动改变现状。

他将做这些事的动机称之为自己的一点小情怀。“我觉得自己有责任去做一些事情,小则推动学科发展,大则推动神经病学乃至临床医学发展。当然我力量可能还不够大,现阶段能推动我们专业的前进就比较满足了。”宋海庆笑称。

笔者手记

宋海庆主任长得有点儿像著名演员 —— 梁天,他的一双笑眼,极具亲和力。

每周二下午是宋海庆的专家门诊,他很少拒绝患者加号,第一个病人还没看完,号已经加出去四五个。跟访当天,一点多开始的门诊,直到六点多才结束。老病号说:“宋主任是神经科门诊结束最晚的几个大夫之一。”

遇到病情严重、治疗困难的患者,他会请患者本人到门外等,随之将病因、病情、以及未来的进展速度详细告知家属。他说这因人而异,无论告知与否,目的都是不再加深患者的焦虑情绪。不同的病人,性格与心理需求不同。为此,他还特意去学习了心理学。

七月正是北京最闷热的日子,查房时,他叮嘱管床医生注意为病人防暑降温。看到一位老人腿露在外面,刚好被空调直吹,随手就为老人拉上了被单。

类似种种,不再细数。

在专业上,宋海庆严谨而冷静,专业之外,体贴温暖渗透在他的举手投足间。

宋海庆主任曾言,阿拉伯的民族英雄 —— 萨拉丁是他的偶像之一。“他是一位同时得到东西方认可的绅士,比欧洲很多自称绅士的人做得更好。他雄才大略、慷慨仁厚,钱财在他手中就是帮助他人的工具……”

谈论这些内容时,宋海庆可以滔滔不绝,眼中仿佛有光在闪,“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医生档案

宋海庆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

神经内科副主任、脑血管病专业组组长、主任医师、副教授

兵器谱认证

脑血管病、血管性认知障碍、运动神经元病

门诊时间

周二下午(专家门诊)

专家简介

从事临床工作20年,目前主要关注脑血管病、认知障碍、神经变性疾病的诊断治疗,每年经治患者2000余例。尤其擅长急性缺血性脑血管病的溶栓治疗。

教育背景

1995年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医疗系

2003年获得神经病学硕士学位

2010年获得神经病学博士学位

个人荣誉

2010年教育部科技进步二等奖

学术任职

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内科医师分会委员会委员;

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神经病学分会秘书长;

中国老年医学会脑血管病分会第一届青年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康复学组成员;

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第一届卒中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卒中学会第一届青年年理事会常务理事;

国药理学会药源性疾病学专业委员会神经病学分委会主任委员。

Responsive image

北京拓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38145号-1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39号长新大厦6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