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惠民:呼吸科大夫的“将就”和“讲究”




一个看似简单的理由,他走上儿科之路,但此后的近20年里,凭借“以医者仁心认真对待每位患者”的行医理念,他无缝切换于“生活中的将就”和“工作中的讲究”模式,坚守着学医的初心。

 “医学就是经验科学。”对于北京儿童医院呼吸二科的李惠民来说,诊断、治疗、科研既是他的工作,更是他的生活,因为“再重新来一次,我还会选择从医”。


找病根——

短时间确诊出国内首例小儿胰内瘘


有人说,内科医生的本事都在嘴上,诊断就是“道破迷津”。对于看过太多疑难病症的李惠民来说,虽然很多病例的复杂性为诊断增加了难度,但每一次确诊都是宝贵经验。

李惠民的门诊风格绝对称不上活跃,每位患者的就诊时长平均在10分钟以上,即使从早上8点看到近下午1点,也只能看20多个号。门诊过程中,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询问过往病史、发病过程、发病时间等,只要信息有用,李惠民的常规表情是凝重,且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在面对焦急家长“长枪短炮”的问题,他不会特意安慰,但不急不缓的语调总能像定心丸一样安家长的心。

他曾经收治过这样一个病例:4岁男孩间断发热、咳嗽、胸闷胸痛1个月,胸部B超提示右侧大量胸腔积液,三次插管胸腔闭式引流,三次复发。一项项检查做下来,胸腔积液反复找肿瘤细胞阴性,PPD试验阴性,胸腔积液癌胚抗原阴性……基本排除结核、肿瘤和胸部外伤等引起血性胸腔积液等常见原因。

时间一天天过去,病因一直是个谜,李惠民这时候也急了:一个4岁的孩子反复胸腔积液,时间长了营养会丢失,且胸腔里积液一直有,没有感染也会发生感染。一切毫无头绪的关口,一项检查中的小细节为李惠民拨开了迷雾。

“当时这个孩子虽然肚子症状不明显,但我们还是通过腹部B超发现胰腺稍有问题,于是就顺着这条线索查。”李惠民回忆,接下来他们又为孩子做了血淀粉酶和胸腔积液淀粉酶的检查,结果显示淀粉酶极高,因此推测出孩子的胸腔积液并非来自身体上半部的胸腔器官,而是由位于身体下腹部的胰腺疾病引起的。

有了推测就有了方向。李惠民马上联系胸外科做开胸探查,最终明确确诊为胰腺胸膜瘘引起大量血性胸腔积液,一桩“悬案”告破。

“这个病例最困难的是想不到‘罪魁祸首’竟然是胸腔以外的脏器发生了问题。且通常情况下,患胰腺炎会有明显的腹痛,还会伴有发烧、呕吐。但这些,在这个孩子身上都不明显,腹部查体也无阳性体征,因此此前所有大夫的诊断并未考虑到胰腺疾病。”李惠民总结道,疑难病之所以难,其实都是难在病根的探查,通常诊断明确了,治疗方案会相应而出。

虽然李惠民在讲述这个病例时一语带过,但这种胰内瘘国际上1976年才首次做出定义,当时全球报道的儿科病例仅有数例,而在国内这是首例。

由于胰腺疾病在儿童相对少见,而胰腺胸膜瘘患儿早期以胸腔积液为突出表现,腹部症状不突出,易造成诊治延误,赵顺英和李惠民团队短时间内便确诊了国内罕见病。



在呼吸二科工作近二十年,面对各种疑难病症,李惠民总能找到病根凭的显然不是运气。“医院很多科室会诊都乐意找李主任听他意见,因为病例只要给李主任看了,都会负责到底,而且会想得很全面。”与李惠民相识十余年的呼吸二科副主任医师杨海明表示。


做科研——

将结核病诊疗所需的两个月缩短至两天


人们常把容易解决的问题称作“小儿科”,殊不知想当好儿科医生绝非易事,终身学习必不可少。近年来,李惠民同时专注于儿童结核病诊断方面的研究,想让患儿在与结核病的抗争中赢在起跑线。

作为结核高发国家,也是高耐药国家,2016年我国结核病儿童10万,每年报告儿童肺结核病例5000-8000例。考虑到儿童结核菌标本通常含菌少,诊断复杂,在临床中接触大量病例后,李惠民认为儿童结核病的检测方法亟需改善。恰在此时,李惠民在查阅世界卫生组织(WHO)关于结核病诊断治疗资料时找到了突破口。

“2011年,WHO推荐Xpert用于耐多药结核病的早期快速诊断,当时国内儿童结核病方面还没有这方面的研究。看到这个消息后我立马开始联系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国家结核病参比实验室,2012年我们开始合作做这个项目。”

此后,在近一年时间里,李惠民几乎每个月都要开车往返昌平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与医院之间,风雨无阻。2012年冬天,有一次在送标本的路上赶上下大雪,导航信号也是时好时坏,开着车在昌平郊区足足转了一个小时才找到实验室。就是这样,他一次次用冰包送达了一百多份病例标本,为Xpert检测技术提供了重要数据来源。

历尽曲折,在各方的努力下,一年后该项目论文发表,并于2016年作为新技术转化为北京儿童医院常规的检查项目,全院推广应用。

与原有的结核分枝杆菌病原学诊断方法如固体结核杆菌培养需耗时4-8周相比,Xpert具有高敏感性、高特异性且检测速度快的特点,可以为临床诊断提供更为快速和准确的依据。

除了诊断的优势,李惠民在意的另外一个功能是应用分子学技术查利福平耐药(目前一线治疗方案的主要药物)。世界卫生组织报道,80%以上利福平耐药的结核病患者同时耐药异烟肼,即绝大多数利福平耐药患者为耐多药结核病患者,而耐多药结核病是儿童结核病死亡的主要原因。以往想确定患者感染的结核菌是否耐药,只能临床使用结核药一个月以上看效果,没有确定的证据。“现在有了DNA检测,住院一两天就能查出是否利福平耐药。”李惠民介绍道。

但李惠民并未止步于此,只能查利福平耐药对他来说还是不够满意,李惠民还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胸科医院开展儿童结核菌的多种抗结核药物的表型耐药研究,又开始定期往返通州送标本,以期进一步解锁儿童结核病耐药方面待揭秘的“密码”。

在李惠民的主导下,新技术实现两小时内同时检测结核分枝杆菌DNA和主要抗结核药物的耐药,将儿童结核病确诊及确定耐药治疗方案的过程从两个月缩短到两天,可以说儿童结核病的诊治水平提高了一大步。



在问到李惠民当初为何选择结核病为研究方向时,他表示将结核病作为亚专业是一个权衡再三的选择。“目前国内关于儿童结核病的研究比较少,相对空白就多一些。虽然现在儿童结核病患者有所减少,但还存在诊治的挑战,只要还有一个患者我们就还是要去研究、去攻克。” 

除了对结核病的研究,李惠民多年来也在关注哮喘、支原体感染等病症,参与赵顺英主任关于哮喘发病机制的课题,探索难治性支原体肺炎激素治疗等,参加《实用小儿呼吸病学》、《国家处方集儿童版》和《儿科疾病临床诊疗思维》等多部著作编写,在国内外核心杂志发表多篇论文。


乐其中——

生活中的将就和工作中的讲究


生活中的李惠民从不发朋友圈,爱看书且只看专业书,手机壳和手机膜都已破损,但只要不影响使用就能“将就”,似乎对专业以外的事物都不太关心。工作中的李惠民完全是另一番模样,总给人乐在其中的感觉,充满了“讲究”——“李主任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认真劲全院都是出了名的”,为了患儿早日好转、康复,他愿意一遍又一遍地调整治疗方案。

在呼吸二科近20年,李惠民收治了大量来自全国各地转诊来的疑难少见病患者,很多病例都是国内外罕见病例。看着这些患者带着最后希望来,李惠民从医者本心出发,站在患者和家庭的角度考虑,结合自己临床经验和知识,为患者提供自己认为最好疗效和最少副作用的最佳诊治方案,“以医者仁心认真对待每位患者”。

为了找到最佳诊治方案,李惠民曾经查文献、找会诊,为一位四个月大的被确诊为肺脓肿分枝杆菌感染的患儿三次调整治疗方案。


刚入院时,按普通肺结核用药;

确诊为肺脓肿分枝杆菌感染后,考虑到脓肿分枝杆菌具有超强的耐药性,参考国内外使用有效的药物,调整使用利福平、克拉霉素、利奈唑胺和乙胺丁醇治疗;

3个月后,患儿的肺CT显示仍没有明显好转,再次调整治疗方案。


“之前从没看到过国内有婴儿患脓肿分枝杆菌的报道,在国际上也特别罕见,而且特别难治,因为这种分枝杆菌对很多治疗结核病的药耐药。没有经验再加上耐药,孩子还小,我们便联系了治疗成人结核病的权威——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胸科医院会诊。通过查阅国内外资料,我们给这位患儿制定了治疗方案,用了一些常规对婴幼儿禁用的喹诺酮类成人药,还输了四个月较少对婴幼儿使用的头孢西丁。之所以用成人药也是无奈,因为没有更好的替代方案。好在对这个孩子治疗一年以后,复查胸部影像明显好转。”李惠民回忆。

反过来,也正是对这些疑难少见病例的摸索,让李惠民在不断实践的基础上形成了疑难少见病的研究思维和诊治方法,并积累了丰富的儿童呼吸疑难少见病诊治经验。



工作几十年如一日,每个病例都负责到底,多多少少与李惠民学医初心有关。

李惠民的学医念头萌发于幼年。自小在农村长大的他发现,无论是谁生病,只要被“医生”看过后开点药吃就能好,医生这个职业在幼年的李惠民心中神奇而又神秘。对医生的向往在他心中扎了根,并最终开花结果。

1985年,李惠民顺利考上河北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毕业后分到河北医科大学第三医院。在这家综合医院里,李惠民因为“只要当大夫就行”这个看似很随意的原因,走上了儿科之路。

工作几年后,为了进一步提升研究能力和临床水平,再加上对儿童呼吸疾病方向的浓厚兴趣,2001年,李惠民考上北京儿童医院的博士研究生,从此跟随我国著名小儿呼吸内科专家江载芳教授专注于儿童呼吸和结核方面的学习。“江教授知识渊博,临床和科研思路开阔,对儿内科各种疑难少见疾病有很丰富诊治经验,多年跟她查房、听她讲课,对我们形成自己的诊断思路特别重要。” 

读博期间,在江载芳教授指导下,李惠民和赵顺英完成了哮喘发病机制的研究课题《吸入表皮生长因子对大鼠哮喘模型的影响》,该课题在第九届全国小儿呼吸年会上获得了一等奖。与此同时,在江教授的指导下,李惠民发表的论文《小儿反复肺炎的基础疾病和诊断分析》在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全国学术会议上获得优秀论文三等奖。

相识近20年,共事近20年,在呼吸二科主任赵顺英看来,李惠民是一位特别合格又典型的儿科大夫,有爱心又有耐心的儿科大夫,“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家长跟他闹过不愉快,他和家长、孩子相处得都特别好。” 

李惠民的耐心不光是对患者及家属,对同事、后辈亦如是。在呼吸二科住院医师吴小会心里,李惠民就是一个很温柔、没脾气的主任。“我记得读研究生期间,我轮转的第一个科室就是呼吸二科,当时就是李主任负责带我。当时刚进临床,什么都不会,我收治的第一个病人很重,诊断是坏死性肺炎,我就问的李主任,李主任就一一教我。那些问题本来不应该问主任的。”



“医学就是经验科学。”李惠民经常说,治疗的多了,积累的经验就多了,对治疗的把握就多了。但如果单纯看病而不总结,很难有明显的进步;如果边看病、边查资料、边总结,久而久之技术就会有质的提升。

在国内,结核病患者首诊大多在综合医院的呼吸科,但由于此前这类传染病是归属专业机构主管,因此综合医院大夫的诊断经验存在不足。

李惠民说,他目前还有一项更重要的工作——那就是配合防治部门,将儿童结核病诊断治疗的最新进展、防治经验向全国综合医院的儿科医生push出去、分享出去,“这样才能真正减少误诊,做好防治”。


医生档案



李惠民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呼吸二科主任医师,博士,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兵器谱认证

儿科呼吸和结核专业;擅长儿童哮喘,各种肺炎,闭塞性细支气管炎,胸腔积液,肺不张,支气管扩张,反复呼吸道感染,慢性咳嗽及儿童结核病的诊治;对呼吸疑难重症和少见病也有丰富诊治经验。

门诊时间

周二上午 (专家)

周三上午 (特需)

专家简介

对儿童各种呼吸系统疾病均有丰富诊治经验,曾于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医院儿童呼吸和感染中心访问学习。主要临床擅长和研究方向为儿童哮喘、疑难肺部疾病和儿童结核病。参加了《实用小儿呼吸病学》等多部著作编写,在国内外核心杂志发表论文20余篇。

担任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呼吸影像协作组委员,北京防痨协会常务理事和北京医学会医疗鉴定专家。


Responsive image

北京拓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38145号-1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39号长新大厦6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