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尚栋:设计有中国特色的覆膜支架

这个刚出生几个月的小宝宝,人生第一个儿童节便收到了天底下最珍贵的节日礼物——重获健康的、可以陪伴他幸福成长的爸爸。

把他的爸爸从死神手中夺回来的,是北京安贞医院心脏外科、北京市大血管疾病诊疗研究中心主任医师、副教授许尚栋

很少在工作中动情的许尚栋,说起今年六一那天的故事,眼睛里泛起些许闪闪的亮光:一个刚刚25岁的年轻小伙得了A型夹层,宝宝刚出生几个月,妻子泣不成声……

“我一定要把他救活!”同样身为父亲的许尚栋几乎有些任性地对自己暗下决心。手术顺利完成,从手术室出来,他在大学同学的微信群里写到,“这是六一儿童节我送给这个孩子最好的礼物,孩子的成长一定会有父亲陪伴。”

许尚栋心里明白这也是在弥补自己心中的缺憾——他陪孩子的时间太少了,每天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赶在晚饭前回家,与家人一起吃顿饭。“我最喜欢吃我妈做的饭!但每周最多只能和家人一起吃两三顿……”


让美国同行甘拜下风的主动脉手术

“我们做不过你们,要跟你们学习”,说到升主动脉、主动脉弓手术,来开会的美国专家甘拜下风。

许尚栋提及于此,得意之情满满——“心脏手术主要治疗四种心脏病——先天性心脏病冠心病、瓣膜病和主动脉疾病,主动脉手术是难度最大、风险最高的,很多大型医院都开展不了,而在我们这儿,主动脉手术每天都有好几台,去年一共800多台。我们现在有一个这么好的平台,这么好的团队,非常难得!”

主动脉夹层,又是主动脉手术中风险最大的。主动脉夹层可以分为A型夹层和B型夹层。A型夹层要开胸手术,做升主动脉、主动脉弓置换和支架型人工血管植入,也就是世界闻名、第一个以中国人命名的心脏手术——孙氏手术。主动脉夹层一旦发病,死亡率很高,手术要争分夺秒,用“时间就是生命”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有些病人刚上手术台,麻醉师、体外循环正紧急准备着,主动脉就破了。而B型夹层破裂是距离心脏较远的降主动脉发生撕裂,目前, 由许尚栋参与研制的覆膜支架已经被普遍应用于B型夹层腔内修复术中,创伤小,局部麻醉,病人术后两三天就可以出院,预后好。

“是许大夫给了我老公第三次生命!他是我们一家人的救命恩人!”说起许尚栋,小文(化名)至今感激不已。当年,小文的爱人检查出A型主动脉夹层,累积整个主动脉全弓,需要做全弓置换手术。惊闻这个消息,小文一家人几乎要疯了,四处寻医无门,最后听人介绍来到许尚栋这儿。

“我现在还记得,18号一大早,我们就去安贞医院心外科门口等许大夫,他早上刚从宁夏出差回来。听说了我们的情况,许大夫都不带休息地赶紧联系科室相关部门,准备手术方案。还不忘给我们家属认真地分析病情并做相应的讲解,给了我们很大的安慰和勇气!”最终,经过12个多小时的主动脉全弓置换手术,许尚栋将病人抢救了回来。

“老公现在恢复得很好,我们一家人也不用再担心夹层这个不定时炸弹了!一想到得来不易的生命,我们永远都忘不了许尚栋这个名字,忘不了安贞医院!”小文眼眶又湿润了,脸上泛开的是花朵芳香绽放时幸福、感恩的光芒。


(在银川配合孙立忠主任手术,左一为许尚栋)


逢“一”假日全在手术室里过

“我今年真的很赶巧,几个大节、长假的‘一号’都轮到我值班儿,都接到了急诊病人,全是主动脉A型夹层。”

故事要从今年春节说起。除夕夜,许尚栋刚和家人吃完年夜饭,电话突然响了。许尚栋看了看号码,科里的,“来急诊了!”,许尚栋一边按下接听键,一边开始踅摸外套准备出发了。伴着除夕夜12点的钟声,许尚栋和同事们把病人推进手术室。

凌晨5点钟,手术基本结束,顺利抢救成功。奋战了一夜的许尚栋和同事们在手术室“志得意满”地拍下照片,并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向大家祝福新年快乐。照片上,许尚栋的笑容格外灿烂,只是眼睛有些浮肿。

休息了一天后,大年初二值班,又是午夜12点,急诊来了一位病人——“男性主动脉A型夹层,伴有心肌酶增高”,他意识到这个病人已经出现了心肌缺血,随时都可能死亡。凌晨3点,手术准备就绪。9个小时以后,也就是大年初三的中午,许尚栋再次成功抢救一个病人!然而,术后大约6个小时,因为心肌水肿,病人突发室颤,又补一次搭桥手术。当时病人心肺功能很差,血压一直维持不住,“上ECMO!”许尚栋当机立断。直到病人的生命体征暂时平稳下来,看看时间,已经大年初四凌晨2点了。

而这一天,本是许尚栋和家人们计划的春节旅游的第一天,“病人情况这么危重……”许尚栋清晨赶回家,乐呵呵地帮着家人收拾行李——下次有机会一定一起去啊!

将家人送上飞机后,许尚栋回到监护室,一直陪着病人熬到初八,“总算稳定了!”撤掉病人身上的ECMO,许尚栋深深地松了一口气,病人醒了,2014年的春节也过完了!

“‘五一’,我又是‘一’号值班,3个急诊病人,我负责了1个!手术室里同时进行着三台孙氏手术,这在安贞医院,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劳动节嘛,名符其实!”他笑着,还是标志性的爽朗微笑,似乎总能让那些沉甸甸的故事变得轻缓缓。

六一,如本文开头所说,他送给了那个幸运的小宝宝最好的节日礼物。

“十一,‘一号’,又轮到我值班!”十月一日,他在朋友圈里写下——今天“十一”开始放假,我们科又做了三台夹层,奏响了假期的序曲,这是大血管中心的假期节奏。当天,许尚栋负责了其中一台。“7天假期,我们科一共做了7台夹层,1台搭桥。我做了两台。”


研发“有中国特色”的覆膜支架

“在一个破的管道里,套一个好的管道,局部麻醉下,在大腿根部开一个很小的切口,放进支架,第二天下地,第三天出院。现在B型夹层手术就是这么快!”看得出许尚栋有些难掩的得意之色。这个让他有些得意的“快”手术,就是近年来让主动脉外科迈上了一个新台阶的腔内修复术,在借鉴了国外主动脉腔内修复术所用的覆膜支架后,许尚栋设计出第一个“带有中国特色”的覆膜支架。

上世纪未,覆膜支架引进中国,主动脉疾病的腔内修复术开始兴起,许尚栋从1999年开始专注研究覆膜支架,2001年在安贞医院实施了第一例腔内修复术,那时他刚过而立之年。由于进口覆膜支架价格昂贵(90年代,13万元人民币),很多病人望洋兴叹。许尚栋动起了自己研发腔内修复术产品的念头,这样才能对中国病人更实惠!

在研制覆膜支架的过程中,许尚栋发现由于国外病人真性动脉瘤多,所以他们的覆膜支架是针对真性动脉瘤设计的。而在我国,主动脉夹层的病人更多,进口的覆膜支架用于夹层带来了不少严重的并发症。经过仔细研究夹层的解剖特点,许尚栋第一次在国际上提出“渐细型覆膜支架更加适用于夹层”的观点。依循这样的思路,他重新设计了一个支架——无梁、渐细型覆膜支架。支架整体非常柔软,头大尾小,还配备了头端的后释放装置。

从1999年开始深入研究,到2003年国产覆膜支架第一次临床试用,再到2005年经过药监局质量、技术鉴定,批准使用,许尚栋乐在其中。从发现问题,到分析问题,再到解决问题,不知经过了多少次这样的循环,新产品逐步地成熟。“我最喜欢和同事、工程师一起讨论覆膜支架的设计、改进,各抒己见、相互启发、集思广益,思想的碰撞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从此,许尚栋有了多项的专利技术,获益的“中国特色”的病人也越来越多。“目前,我们这个团队里,越来越多的大夫参与到产品研发中,有好几个项目在同时进行。中国人的智力一点都不差,决不能认为月亮总是西方的圆,只有中国的医生更了解中国的病人,能设计出更符合中国人特点的医疗产品。”


(许尚栋和孙立忠合影,左一为许尚栋)


痴迷手术落下一身职业病

许尚栋1996年毕业后,进入安贞医院心脏外科,先后在美国路易斯维尔大学附属Jewish医院及美国哈佛大学附属Brigham & Women医院进修心脏外科,从住院医师、总住院医师到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2011年进入北京市大血管疾病诊疗研究中心,至今仍是心外科最年轻的副主任医师、最年轻的主任医师、最年轻的副教授、最年轻的硕士生导师。

近二十的时间,沉浸在心脏外科之中,许尚栋如醉如痴,逐渐在瓣膜病、冠心病及主动脉疾病的外科治疗上,显露头脚,尤其擅长主动脉手术。

再多了解一些许尚栋一路走来的成长经历,也许你才能更理解他那一份扬在脸上的自信、刻在骨血里的豪情。高中,就读于北京四中(北京市历史悠久的初高中名校)。高中毕业,被协和医科大学(8年制)录取,当年这个专业很特殊,除了学制长外,招生很少,一个年级就一个班,一个班只有35名学生,北京市只招15名。

许尚栋在高考之前从没想过当医生,高考前三个月,母亲突然被查出巨大盆腔肿瘤。虽然最后还是以良性结束,但当时家人求医问药的急切与担忧,让一个声音逐渐在许尚栋心里响亮起来——如果我们家里有一个医生就好了。

天性开朗外向的许尚栋,喜欢运动,尤其是竞技性运动——足球、篮球、羽毛球,这样的他终归没有抵得住心外科的“挑战与诱惑”,协和毕业后,自主选择了心外科专业。刚刚工作的他带着年轻的自信与豪情、一个猛子扎进了心外科——管病人、做助手,手术常常从早上8点钟,一站站到晚上8点钟,忘记喝水,忘记休息。结果30岁出头,就得了肾结石。“可把我疼坏了!一查,肾结石!赶紧打杜冷丁、吗啡,好在病房里就有药,然后拼命喝水,接着就满屋子蹦腾。之后,肾结石整整犯了3次才好!”从此,许尚栋上手术前,才会提醒自己喝水,手术时间长了,会让台下的同事准备两袋葡萄糖水,他通过吸管一边吸,一边手术。喝完了,他还开玩笑“啊!舒服!我口一渴,脑袋就犯晕,最好别让我犯晕,否则手术做不好,大家都回不了家啊。”

“我们心外科医生要求高,一般都要到40岁,才能真正培养出来!”虽然还是“许尚栋式”的豪言壮语,但如今的他,因为长期过长时间站立做手术,腿部已经出现了静脉曲张,上台要穿弹力袜。他的颈椎也因为长期暴露在手术室的冷气中,一弯曲就是几个小时,现在上手术前,要在脖子上围个治疗巾,这成了他的独特的装束——“我现在的行头几年后肯定会在手术室里流行起来。”

只是,面对有时因为劳累、颈椎病而出现的头疼,许尚栋还是得妥协一下,“只要一头疼,我就要配合它放慢点儿节奏,稍微放松一下肩颈,平躺一会儿就好了。”

“您不觉得辛苦吗?”我听着有点儿心疼。

“没办法,选择了这个,就要做下去。其实还是挺有意思的。你看,能走上心外科这条路的人本来就不多,能进入安贞医院心外科,尤其是加入孙立忠主任领衔的主动脉团队,那就有点像是在军队系统中进入了黄埔军校,在美国进入了西点军校。我很幸运!”

他说,人生就像在攀登各种山峰。有些人可能爬过香山,有些人可能登过泰山,有些人可能上过华山,总有一小部分人会去攀登珠穆朗玛峰。不是因为你天生比别人强壮,而是因为喜欢挑战。虽然要忍受寂寞、付出更多汗水,甚至健康、连带家人、而物质上的回报也远远与你的付出不成比例,但你会有很大的心理上的满足感、成就感!”

许尚栋喜欢这种感觉,虽然还在不断攀登的过程中,但他知道自己不会停止,无限风光在前面等着他。


医生档案

许尚栋

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擅长

成人心脏外科,瓣膜病、冠心病、主动脉外科、主动脉疾病的腔内修复

兵器谱认证

主动脉外科、主动脉疾病的腔内修复术

出诊时间

周四下午专家门诊

简历

许尚栋,男,医学博士,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市大血管疾病诊疗研究中心,北京安贞医院心脏外科。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分会介入委员会秘书长。首都医科大学心脏外科学系办公室主任。1996年毕业于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医学系(八年制),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同年进入北京安贞医院心脏外科工作。历任住院医师、总住院医师、主治医师,2004年晋升副主任医师。2006年成为硕士生导师。2010年晋升主任医师。2011年调入北京市大血管疾病诊疗研究中心。先后在美国路易斯维尔大学附属Jewish医院及美国哈佛大学附属Brigham & Women医院进修心脏外科。自1996起一直从事心脏外科专业,擅长瓣膜病、冠心病及主动脉疾病的外科治疗,尤其擅长主动脉手术。在安贞医院率先开展主动脉疾病的腔内修复术。协助全国多家医院开展了心脏及主动脉手术。在国内外一流杂志上发表了多篇论文,其中多篇SCI文章。获得多项国家专利。

Responsive image

北京拓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38145号-1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39号长新大厦6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