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民,真心希望长江后浪推前浪

“你的每一次付出都是一个契机,只要付出了总会有人看到!”

没有人比安贞医院心外一科主任刘永民更有资格说这样的话了。当年的他,之所以在一众年轻轮转医生中被选中进入大血管专业,就是因为一场本来与他无直接关系的手术之后,与家属的良好沟通避免了一触即发的医闹事件,被孙氏手术的创始人孙立忠教授看在眼中,记在心里。

刘永民说:命运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别看现在这么苦,但你将来肯定会感激你今天这样的付出。


不喜欢,不愿意,反感学医偏偏当了“白求恩”

刘永民,医学博士,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安贞医院心外一科主任,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医师分会介入治疗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专科医师分会常务理事兼总干事,北京市心血管外科专家委员会委员兼秘书……

不管哪一个名头拿出来,在中国的心外科界都是排得上号的,但是没人知道刘永民最初是那样反感学医,其反感之强烈从填报大学志愿就可见一斑。

当年,刘永民的大学第一志愿是某名牌大学的数控系,因为很自信能考上,所以,反感当医生的刘永民为了给希望他当医生的母亲一个交待,敷衍地把其他志愿都填成了医学院,填写时甚至连学校名都没细看,完全按拼音排序抄了一遍。

于是,白求恩医科大学很神奇地写在了第二志愿的位置上,尽管刘永民连这所大学在哪儿都不知道。

“谁能想到,我的一个同学居然和我报了一样的学校,并且以两分的微弱优势获取了那所学校在当地唯一的招生名额,当时收到白求恩医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我差点想扔掉去复读。”

虽然已过去二十多年,但刘永民现在回忆起来犹带有一丝遗憾,因为他是真的喜欢与数学相关的一切,但是因为家贫,因为被母命所迫,因为“当医生不会失业”如此朴素的理由,他只能绝望地提着行李,“灰溜溜”地踏上了学医的道路,并且在进入医科大学后的头两年里,一直对此怀着强烈的抵触情绪。

好在,以刘永民的性格,一旦接受了现实,就会全力以赴,等到大学毕业时,他已经喜欢上了医学专业,并且再接再厉,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协和医科大学阜外医院读硕读博。在此期间,他遇到了最好的导师——朱晓东院士,进入了最高精尖的科室——心外科,过程之顺利使得刘永民自己都不得不承认:“在从医的道路上,抛开个人努力的成分不说,我确实是幸运的,也许这就是天注定,我要成为一名医者。”


早上来,下午做,主动脉病人从来不敢耽误

如果说心脏外科是医学的皇冠,那么主动脉手术就是皇冠上的明珠,如果一个心脏外科医生能做主动脉手术,那么其他手术应该都不在话下。

说起孙立忠所领导的大血管外科团队时,刘永民很自豪,在《中国名医百强榜》上,他所在的团队就有三人榜上有名。

“我们这个团队做的主动脉手术尤其是主动脉夹层可以说是世界上做得最多最好的,因为国外没有这么多病例积累经验。医学是经验科学,只有不断摸索不断总结才能提高。国外医者常说,你们没必要把主动脉夹层手术做那么复杂,简单做可以首先保证病人的安全。但是我们会跟他们解释,我们做这么复杂一来没有明显增加死亡率,二来远期效果好。国外的患者群多是六七十岁以上的老年人,远期效果要求不是那么高,但我国国情不同,我们的患者群很年轻,多数都是四十岁,所以我们的远期效果要求很高,这就要求我们尽量要做到手术彻底一点儿,获得好的远期效果。现在,孙氏手术在国外也被肯定,以人名命名的术式在国内没有几个。”刘永民话里话外都透着强大的自信。

主动脉夹层非常凶险,其发病率与高血压密切相关,而我国高血压患者多达两亿多,而知晓率、控制率却极低。国人主动脉夹层患者很多都是四十多岁突然发病,这个年龄段的人上有老下有小,承担着一个家庭的重任,所以孙立忠主任常常要求他们团队一定要辛苦一点,做活做好了可以避免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为此,刘永民所在的这个团队基本上都是病人早上来了下午做,下午来了晚上做,晚上来了第二天早上就做,从来不拖延。

刘永民本人在二十多年的临床医疗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心血管外科的诊疗知识和技术,冠状动脉搭桥术、主动脉手术、瓣膜替换和成形术、复杂先心病手术和心脏肿瘤切除术等手术疗效达到国内先进水平。

近十余年来,他的主要工作重心为主动脉外科的基础和临床研究,完成了大主动脉手术近2000余例,包括主动脉根部替换术(Bentall、Cabrol、David 等),升主动脉+全弓置换+象鼻术(SUN’s手术),升、降或腹主动脉血管置换术,升-腹主动脉人工血管转流术,胸、腹主动脉联合置换等,手术疗效达国际先进水平。


不会走,先学跑,年轻大夫培养机制让人忧

“等我们老了,大血管手术谁来做?”说这句话时,刘永民刚做完一台成人先心病手术法氏四联症手术,因为法四是先心病的一个分水岭,法四以上是复杂先心病,而以下则属于简单先心病。

这是个肺动脉狭窄比较严重的病人,刘永民先解决了狭窄的问题,然后给他补了室缺。一边操作着,他一边给身边的助手讲解每一步的要点,顺便考问一下,这位患者的心肌为什么应激性这么高?助手迟疑了一下答道:敏感吧。刘永民说,这和病人的麻醉深度、心肌保护、血钾水平等等都有关系,这些都可以导致患者心肌应激性高,所以在做手术的时候应该时时注意着这些因素,并和麻醉师、体外循环师多交流。

下了手术,我问:“这样的手术既然并不算高难度,为什么不让年轻大夫自己做呢?”刘永民的回答让我很意外:“按说是不用我再来亲自做了,但是现在的年轻大夫真的很少做过这样的病例啊。”

从1993年研究生毕业起刘永民正式做手术算起,至今他已做过六千多例手术,从简单的先心病开始,房缺室缺,动脉导管,再到复杂的先心病如法氏四联症,然后到心脏换瓣膜,单瓣,双瓣,成型,然后搭桥,最后才轮到大血管。

回忆起当年在阜外医院当医生的时候,大量的病人、丰富的病种都为现在做高难度心脏病手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可是现在,由于专科性强,大血管中心高年资大夫都已经很少有机会能做先心病了,更不要说现在的年轻大夫了。

再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现在中国医生的培养机制的不合理。以前的医生是不同的病房不同的专业轮转,等到了年资够了管病房,也是不同病房不同专业轮转,基础打得扎实。而现在则不然,多数医生没有机会去不同的病房不同的专业轮转,很早就受到专业限制,会搭桥的不一定会做瓣膜,会做先心病的有可能别的就不会。甚至有的医生连先心病都没做过几个,先学习做大血管,这无疑于还没学会走,先去学跑,这种状况让刘永民揪心不已。

主动脉手术是心脏手术里技术要求最高的,对一个医生的基本功要求非常高,没有扎实的基础,没有高端的整体素质是无法胜任的,因此为了提高年轻医生的基础知识,老一辈的医生经常给他们讲课,让他们出去学习,但是仍然难以解决制度上的问题。

刘永民讲到这里,无奈也很期待,“年轻医生也有意识,很努力,有的头发比我都白了,可是这个真没办法,不是个人问题,是整个大环境造成的。等我们老了,我们不做手术了,大血管手术还能让谁来做?真心希望他们加倍努力,拾遗补漏,长江后浪推前浪。”


不偷奸,不耍滑,得过且过更耽误的是自己

回过头来,让我们听一听刘永民进入大血管专业的故事。

研究生毕业后,刘永民开始在医院心外科轮转,当转到大血管时,有一天他的上司孙立忠主任突然和他展开了这么一段简短的对话。

“你愿不愿意做大血管?”“愿意做。”“做大血管很辛苦很累的。”“没事。”

就这么着,刘永民进入了大血管专业,从小组长一直干到现在的心外一科主任。

不是没有疑惑,很多年以后刘永民找了个机会问孙立忠主任,“当时那么多人轮转,我也并不出色,为什么会单单问我?”孙主任说了一件往事,让刘永民感悟很深。

那是在刘永民还是个主治医师的时候,他所在的病房组长做了一个主动脉换瓣膜手术,手术当时很顺利,但到了第七天,该拆线出院的病人却不明原因猝死了,于是一大群家属来到医院要问个究竟。

虽然这个手术不是刘永民亲自做的,但是他作为小组成员觉得有责任主动出面给家属解释和处理,他没有推卸责任,而是详细给家属分析有可能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死亡,如果进一步了解原因的话有可能要做尸检等等。

死者家属最终接受了这个事实,离去之前对刘永民说,我们本来是怀着一腔怨气来要一个合理解释的,但是你跟我们很实在的分析了原因,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没有任何隐瞒,因为你这么做,我们就打消了别的念头。

这一幕被当时也在场的孙立忠看在了眼里。

事情处理完以后,孙主任随口问了一句,这病人的手术是你做的吗?刘永民说,不是我做的。孙立忠没有说什么,但是刘永民认真负责的态度却在他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因此有了后来关于大血管的对话。

刘永民常跟年轻大夫讲,不管是踏实做事还是偷奸耍滑,你都是在为自己做事,医疗是不能偷懒的职业,得过且过你耽误的不仅是病人,更耽误了自己。要知道,你的每一次付出都是一个因缘,一个契机,只要付出了总会有人看到!


不夸张,不隐瞒,唯有真实患者才更能理解

旁听过刘永民和一位需要搭桥的冠心病患者家属谈话,在同事眼里硬汉作风的刘主任很是和颜悦色,“如果说心脏是个发动机,血管就是油路,现在油路被堵了,但又没全堵死,发动机不高速运转的时候,还凑合能用。但是如果病人吃太饱了,饿了,累了,冷了,情绪激动了,血压高了,任何一个因素都可能导致把油路堵死,会要命,这种情况我们叫命悬一线。一般油路堵塞50%我们都不处理,超过75%我们就要处理,你说你心脏上多条油路很多地方都堵了90%以上,已经是一条细线,应该搭桥疏通一下了。”

话说得言简意赅,形象生动,但患者家属仍然犹豫着说:“病人现在看着挺好的。”

刘永民不急不躁,继续解释:“现在表象看着不错,所以你不想给患者做手术,但是你要知道,一旦这条细线突然闭死,我们有可能来不及处理的,这人就有生命危险。当然,手术相对是有风险的,我们医生也是人不是神仙,不能保证百分百治好。可是治病这个事就是得大家一起承担风险啊,如果把所有风险都让医生来承担,医生还敢治病吗?”

一番交谈,患者家属同意了刘永民的方案。

和患者沟通是刘永民每天的工作内容之一,面对患者的各种情绪,刘永民应对的法宝就是一定要浅显易懂的把将要发生的事解释给患者听,不夸张,不吓人,不隐瞒,唯有真实患者才更能理解和接受。

刘永民说,很多医患纠纷除了大环境以外,还有一个因素是医患交流沟通不够,只要你用真诚平等的态度来交流,告诉患者最真实的状况,那么,大多数患者和家属是能够体会得到你的真心的。


医生档案

刘永民

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安贞医院心脏中心外一科主任

擅长治疗

主动脉外科、冠心病外科,心脏瓣膜外科,先天性心脏病、心脏肿瘤和梗阻性心肌肥厚等

出诊时间

特需门诊(预约)

简历

1987年毕业于白求恩医科大学,获学士学位; 1999年毕业于协和医科大学,获博士学位。

现任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分会介入治疗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分会主动脉外科学术委员委员;北京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专科分会常务理事兼总干事长,北京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专家委员会委员兼秘书;《中华胸心血管外科杂志》和《中国医药》杂志通信编委和编委。

2007年9月至2008年8月,受聘法国巴黎十二大学医学院副教授,在巴黎Henri Mondor医院胸心血管外科工作一年。在法期间,从师于世界著名心脏瓣膜外科和心脏机械辅助专家Loisance教授,参与了人工心脏机械辅助装置的临床应用,多次参加了人工心脏辅助国际研讨会;并多次专题介绍了我国主动脉外科的现状和最新进展。

在二十多年的临床医疗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的心血管外科的诊疗知识和技术,主刀完成各种心血管手术6000余例,包括冠状动脉搭桥术、主动脉手术、瓣膜替换和成形术、复杂先心脏病手术和心脏肿瘤切除术等,手术疗效达国内先进水平。

近十余年来,主要工作重心为主动脉外科的基础和临床研究。完成大主动脉手术近2000余例,包括主动脉根部替换术( Bentall、Cabrol、David等),升主动脉+全弓置换+象鼻技术(SUN’s手术),升、降或腹主动脉血管置换术,升-腹主动脉人工血管转流术,胸、腹主动脉联合置换等,手术疗效达国际先进水平。

在各类国家级杂志发表论文近40篇,其中作为第一作者发表论文20余篇。参著专业书籍编写三部,其中副主编一部。作为主要完成人,因《胸主动脉瘤外科治疗的系列研究》获2000年北京市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因《胸主动脉瘤外科治疗新技术的临床应用研究》获2002年中华医学科技一等奖;因《提高主动脉外科手术疗效的应用和研究》获2002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因《StanfordA型主动脉夹层外科治疗创新技术的应用研究》获2008年高等学校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因《主动脉夹层治疗新策略研究》获2008年中华医学科技奖一等奖和2009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Responsive image

北京拓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38145号-1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39号长新大厦603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