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松:摆弄手术刀的“拉格菲尔德”

说起拉格菲尔德,时尚界无人不知,正是这位号称史上最牛的裁缝,在上个世纪80年剪破香奈儿雪纺长裙的裙摆而拯救了垂死状态的香奈尔品牌,才使得女人们没有痛失最爱。而在北大医院泌尿外科,也有位很牛的名叫李学松的“裁缝”,不过和拉格菲尔德不同的是,他裁剪的是人体的“下水道”,拯救的是泌尿系患者的余生。


为什么遇见的大夫不是你

一进手术室,一顶小花帽先牢牢抓住了我的眼球,继而才注意到帽子下忙着做手术的人正是李学松。这是一顶每逢大手术李学松必带的小花帽,黑底色上点缀着满天星,不仅吸汗功能超强,还生生为一身手术服打扮的李学松平添了几分摇滚范儿,令来来往往的护士姐姐们都眼热不已。

“考考你,在泌尿外科这个领域,有两种手术是大家不愿意做的,你知道是哪两种吗?”忙碌中李学松不忘发问。

“……”对此毫不了解的我选择继续注视那顶小花帽。

“一种是尿路重建,另一种是风险大的肿瘤手术。尿路重建是因为手术难度大,对功能恢复要求比较高,愿意做的大夫很少;而风险大的肿瘤则是因为并发症发生率高,而且事关生死,许多医生都不愿意做。”

恰恰是这两种别人不爱做的手术,却对了李学松的胃口,酷爱挑战自我的性格使他在尿路重建和泌尿肿瘤这两个专业里如鱼得水。在尿路重建里,他喜欢做膀胱重建和输尿管重建。他调侃自己:“说白了,就是别人不爱干缝缝补补的活儿,我爱干。”

说起新膀胱手术,就要追溯到2008年至2009年,那时李学松在美国膀胱癌手术最牛的南加州大学医学院做访问学者,他发现在美国最先进的泌尿中心里,70%的病人切除膀胱后都会选择新膀胱手术,手术后可以正常人那样用尿道排尿,而不用戴尿袋,生活质量有了非常大的提高。

这给了李学松很大的启示,回国后他在科主任周利群教授和何志嵩教授的支持下着手推广新膀胱手术,五年来,他已经为几十例患者进行了膀胱再造。术后的调查随访结果显示新膀胱患者术后的生活质量比没有进行膀胱再造的患者要好很多。

通过长期随访这些病人,新膀胱患者的肿瘤控制率和戴尿袋的病人是一样的,并且在问卷调查中发现,100%的病人认可如果让他们重新选择手术方式他们还是会选择新膀胱术。相反,不少戴着尿袋的病人则表示如果有可能,他们更愿意重新选择做原位新膀胱术,甚至有不少病人遗憾地对李学松说,当年我遇到的医生为什么不是你,如果遇到你,我的后半生就不会这样痛苦的度过。

正是患者的认可和遗憾,使得李学松一直不遗余力地推动着新膀胱手术,因为患者需要的就是医生要去做的。


病人的康复让我的幸福指数爆表

知道李学松一心钻研高难度的尿路重建,同事们遇到此类患者时都会很默契地送到李学松这里来,李学松因此得到了不断地积累和提高。

他曾接诊过一位病情很严重的输尿管长段缺损患者,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两岁时因病做了肾造瘘,一直带着肾造瘘管直到16岁,没法谈恋爱,没法好好生活。见到李学松后,小姑娘问他,能不能帮我?

长段输尿管缺损是输尿管重建中最难的一种,在世界上都是个难题,面对这道难题,李学松的解题方法是肠代输尿管术。

所谓肠代输尿管,简单说来即取一段健康的小肠,将上端接到残余的输尿管或肾盂上,下端连接到膀胱,然后连通两端,让它代替输尿管运行。李学松没有辜负小姑娘的期望,手术后肾造瘘成功地被取掉了,小姑娘找回了自己的花样年华。

“你知道吗?当病人被治愈,带给我的不仅有成就感和满足感,更令我感到幸福无比。”李学松认真地说。

由于肠代输尿管术有比较严格的适应症和禁忌症,手术技术有很大难度,国际上报道的成功率约为75%,因此国内开展较少。李学松在3年间也仅做了七例,前六例都很成功,第七例尚在康复中。不过,李学松很有信心,他说,只要充分掌握了手术的要点,凡是有治疗希望手术的病人都值得一试。


我有三个理想

凡是接受中国式教育的人小时候一定都写过这样的作文《我的理想》,但是长大后能够有理想并坚持不懈地去实现的人就廖廖无几了,李学松恰好是其中的一个。

李学松在成为泌尿外科医生以后心中就萌生了三个理想,第一个是创新或改良一种手术方式;第二个是做一项设计严格的临床试验,其结果能写进临床指南;第三个理想是自己成长,助人成长。

第一个理想,李学松不仅完成了,而且还是超额优质的完成。到目前为止,他共改良了三种术式:腹腔镜体外裁剪乳头成型并膀胱再植术治疗成人梗阻性巨输尿管;经腹腹腔镜肾盂成形的改良缝合技术;经腹腔完全腹腔镜肾输尿管全长切除术中膀胱袖状切除手术。其中巨输尿管成型术结合了开放和微创两方面的优势,在2013年被《Urology》杂志作为一项创新手术技术发表在泌尿外科手术技术专栏(Surgical Technique in Urology)中,迄今为止在这个栏目上发表文章的中国人屈指可数。

除了改良术式,李学松还喜欢独辟蹊径,尝试各种新思路,如在腹腔镜建立第一个腹腔穿刺的位点选择上,普通人会选肚脐,但李学松会选择肋缘下的帕姆点。对于有手术史的病人,这个点发生肠粘连的机会少,极大提高了穿刺术的安全性,几乎没有大血管的损伤。要知道穿刺时大血管的损伤发生率在千分之三,一旦发生后果很严重。而李学松将这一穿刺技术推广至所有的患者,目前有350例的应用经验,成功率高,没有出现严重并发症。

此外,李学松还和普外科的汤坚强大夫一起合作过多例全盆腔脏器切除治疗复发直肠癌、后来应用到其他盆腔肿瘤如前列腺恶性肿瘤、晚期膀胱癌侵犯直肠等,开放和微创结合的手术方式使得病人损伤小,恢复快,在国内外都是少有的。

关于第二个理想,李学松说,目前他正在进行一些临床试验,例如,肾盂癌术后的膀胱复发率为30%,非常之高, 以前包括北大泌尿所在内的许多医院对此都没有任何作为,做完手术只要求定期复查。现在发现术后进行膀胱灌注化疗可能会减少膀胱复发,所以需要做一项设计严格的临床试验。来证实术后膀胱灌注是否有效,哪种患者效果更好。从而指导临床实践,改写临床指南。

相比前两个理想,李学松的第三个理想可以标签为“终生理想”。

“我的祖师爷是吴阶平院士,他年轻时曾有一个理想,就是用五年的时间达到别人十年才能达到的水平,他真的达成了这个理想。我也有这样的理想,虽然我用五年的时间达不到别人十年的水平,但是我相信只要努力,我还是可以用相对短的时间尽快成长。当我快速成长的时候,也同样能带动别人进步。”

李学松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去实现的:34岁就成为了独立带组的副主任医师;从2009年开始,北大泌尿有了以他为代表的经腹派(肾癌的经腹腔根治术),北大泌尿所每年的经腹手术演示都是由李学松操作;每个月不管多忙他也必会抽出时间去讲课,全国的、省市的医院,不分层次,只为分享自己的经验和教训。

“我有了一些成就,不是因为我有天份,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北大泌尿所是国内培养优秀泌尿科人才最好的沃土,在这里每个年青医生都有机会接受最全面的培训,同时又给我们年青医生提供了一个能充分发挥的平台。”李学松这样评价自己,“我希望自己能尽量完美地做好每件事,就像我爱做的膀胱肿瘤电切手术,也许别人会看不起这小小手术,其实,恰恰是这样小的不起眼的手术,要想做得完美,才更需要用心的设计和琢磨,并且,自己做到完美还不够,还要让别的医生也可以有所借鉴,这是我的心愿。”


医生档案

李学松

现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泌尿外科医学博士,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擅 长

专业方向为泌尿系肿瘤的腔镜和开放手术以及膀胱、输尿管重建手术。擅长腹腔镜肾脏部分切除术,腹腔镜肾癌根治术+淋巴结清扫,经腹完全腹腔镜肾输尿管全长切除术,腹腔镜及开放保留神经前列腺癌根治术,膀胱肿瘤电切术,膀胱癌根治术+盆腔淋巴结清扫术+回肠原位新膀胱术,腹腔镜和开放手术治疗输尿管疾病(包括输尿管长段缺损的肠代输尿管术)。晚期肾癌靶向药物治疗。

兵器谱认证

泌尿系肿瘤及膀胱和输尿管重建手术

简 介

现为美国泌尿外科学会(AUA)国际会员、中华医学会会员、中国抗癌协会会员、《泌 尿男科时讯》编辑部主任、《现代泌尿外科杂志》青年编委、《Chinese medical Journal》审稿专家、《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特约编辑、《Chinese medical Journal》审稿专家、《Canadian Journal of urology》审稿专家、《 Journal of Tumor》编委、《Annals of Surgical Oncology》审稿专家、《Urology Annals》审稿专家、多吉美中国病人援助项目指定医生、中国癌症基金会索坦病人援助项目指定医生。近5年在英文杂志及国内核心刊物发表50余篇论文; 其中作为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SCI论文17篇,累计影响因子(IF)超过35分。在美国泌尿外科年会(AUA)、国际泌尿外科会议(SIU)、世界腔 内泌尿外科会议(WCE)等国际学术会议上做报告,参与编写或编译泌尿外科专业书籍8部,其中主译3部。擅 长泌尿系肿瘤和尿路重建的开放及腔内治疗,尤其在经腹腹腔镜手术的推广、改良和标准化中以及疑难的膀胱及输尿管重建手术中做了大量的工作,在此领域代表国内及国际水平。创新改良多项手术技术:如创新改良成人巨输尿管体外裁剪乳头成型体内再植的腹腔镜手术,此术式作为新型手术技术在国际上被认可,发表在 2013年《Urology》杂志的新技术栏目上。参与科研基金项目6项。其中作为主要申请人承担基础及临床研究基金三项,累计科研经费50余万元。目前作为副导师指导临床研究生15名,已指导毕业博士研究生5名。

具体而言,在手术创新方面,在国内首次报道完全经腹腹腔镜肾脏输尿管全长切除手术;在北大泌尿科首次完成肠代输尿管治疗长段输尿管缺损手术,并进行关键技术改良,临床疗效超过国际报道的水平;改良经腹腹腔镜肾盂成型缝合技术,降低缝合技术难度,缩短手术时间,提高了手术成功率。与普通外科合作进行腹腔镜全盆 腔脏器切除术治疗晚期和复发盆腔肿瘤,减少了手术创伤,缩短了患者术后恢复时间。在北京大学泌尿外科研究所第12-15届国际微创技术学习班中作为青年专 家表演经腹腹腔镜肾癌根治术、肾输尿管全长切除术等手术。

在医学研究创新方面,开展了国内最早最大规模对小肾癌体内的自然病程的研究,研究目前已经长达11年,发表数篇SCI文章及核心期刊,增进了医学界对小肾癌 自然病程,手术方式选择,疾病进展及预后的了解;在针对上尿路尿路上皮肿瘤(UTUC)的系列研究中发现了中国人群特有的疾病特征,首次发现中国人群 UTUC中慢性肾脏病(CKD) 患病率较西方UTUC人群明显增高的流行病学特征,构建了中国人群UTUC首个恶性病理预测模型以及预后预测模型,对于患者手术方式选择及预后评价提供指 导。首次明确了中国人群UTUC根治术后膀胱癌的发生几率及临床危险因素,提出了膀胱复发的危险度分级系统。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了UTUC术后膀胱复发的时 间特征,对患者的术后随访提供了指导。总结了含马兜铃酸中草药的使用致使中国UTUC人群具有特殊的流行病学及肿瘤学特征,目前UTUC相 关系列研究结果在国际上引起广泛关注,并对临床诊治指南提供了中国的循证医学证据。在国内最早并系列报道晚期肾癌靶向药物治疗效果及不良反应数据,提出中国患者与西方国家具有一定差异,为国内同道用药提供参考。参与多项国际多中心临床药物试验研究,在多吉美、索坦、阿西替尼以及ZD4054等治疗晚期肾癌及晚期前列腺癌靶向药物的临床研究中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在担任中国肾癌病人援助项目指定医生期间先后诊治全国各地的晚期肾癌患者数十例。目前已经帮助 五十余例晚期肾癌患者获得免费援助。减缓了该部分晚期肾癌患者的疾病进展,提高了生活质量,并延长了生存期。2010年12月获得中华慈善总会优秀医务志愿者称号。2010-2013年连续四年被获得北大医院泌尿外科“优秀骨干"奖及北大医院“先进个人"。

综上所述,同时作为外科医生和医学副教授,在繁重的临床工作的同时,积极创新改良手术方式,努力探索基础医学研究,有计划的培养研究生,努力为祖国的泌尿外科事业的发展添砖加瓦。

Responsive image

北京拓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3038145号-1
公司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39号长新大厦603室